1. 首页

人类与狗的散文

关于人与动物的散文

关于人与动物的散文

麻 雀 屠格涅夫

我打猎回来,走在花园的林阴路上。狗在我面前奔跑。忽然它缩小了脚步,开始悄悄地走,好像嗅到了前面的野物。

我顺着林阴路望去,看见一只小麻雀,嘴角嫩黄,头顶上有些茸毛。它从窝里跌下来(风在猛烈摇着路边的白桦树),一动不动地坐着,无望地张开两只刚刚长出来的小翅膀。

我的狗正慢慢地向它走近,突然间,是近旁的一棵树上,一只黑胸脯的老麻雀像块石头一样一飞而下,落在狗鼻子尖的前面——全身羽毛竖起,完全变了形状,绝望又可怜地尖叫着,一连两次扑向那牙齿锐利的、张大的狗嘴。

这是冲下来救护的,它用身体掩护着自己的幼儿……然而它那整个小小的身体在恐惧中颤抖着,小小的叫声变得蛮勇而嘶哑,它兀立着不动,它在自我牺牲!

一只狗在它看来该是多么庞大的怪物啊!尽管如此,它不能安栖在高高的、毫无危险的枝头……一种力量,比它的意志更强大的力量,把它从那上边催促下来。

我的特列索停住了,后退了……显然,连它也认识到了这种力量。

我急忙唤住惊惶的狗——肃然起敬地走开。

是的,请别发笑,我对那只小小的、英雄般的鸟儿,对它的爱的冲动肃然起敬。

爱,我想,比死的恐惧更强大。只是靠了它,只是靠了爱,生命才得以维持、得以发展啊!

写关于人和狗感情的作文

我的心被一滴泪砸伤过――那是狗的一滴泪。那晚,我依旧如往常一样,搂着我的小狗,真想时间永远在此刻停住不动,让我能够记远嗅到它的气息。在狗抬头的那一瞬,我惊呆了:它那明亮的瞳孔中盈满了泪水。我的心里酸酸的,与狗有关的记忆也在此刻涌上心头。我把小狗抱回来时,树上的叶子正茂盛。那天午后,小狗不停在澡盆中蹦来跳去,还时不是探出它那脏兮兮的小脸,黄白相间的绒毛密密地,遮住了那水汪汪的眸子。全家都被这个小家伙吸引住了,而我,更是欢呼雀跃。从那以后,每当我们放学回来,小狗总是围着我们转来转去,还一边使劲地冲着我们摇尾巴。一次,小狗在院子里来回不停地跑,弟弟拿起一块石头往小狗身上砸去,刚好砸到小狗身上。小狗立刻翻脸了,像发了疯一样向小弟弟扑来,吓得小弟弟哇哇大哭。这一哭反倒把小狗吓坏了,它后退了几步,呆呆地站在那儿,傻傻地盯着小弟弟,不知道怎么办才好,那滑稽样儿把我们都逗得哈哈大笑,小弟弟也破涕而笑。越来越大的小狗每天兢兢业业地看家护院,和我们一起快乐玩耍。现在,狗就清晰地在我的视野里跳动,而我却感觉不到任何欣喜。狗温柔地躺在我怀中,任凭我用手抚它柔软的毛,抚摸着它的脸。我每在它身上画出一道美丽的弧线,心就要痛一次。时间是个残酷的家伙,小狗渐渐变成了老狗。它不再像以前一样 ,一见到我们就欢蹦乱跳,它变得懒于动弹,它老了,也丑了,不可逆转,那一身毛也不再发亮。它天天蜷伏在角落,享受着那一丁点阳光。一天,无意间听见奶奶对爷爷说:“不是我狠心,实在是那条狗再留着没有什么用处了。今天给它做点好吃的,明天就把它卖了吧,也许还能换几个钱。”我的心瞬间沉了下去,可看着奶奶不容商量的样子。我什么也没说,我的心都被奶奶的话撕痛了。明天它就要离开我了,而我又该如何度过没有它的日子呢?我真的不知道,倘若它还像以前一样讨人喜爱,奶奶也许就会不忍心卖掉它了。狗好像察觉到了什么,默默地垂下头,使劲地嗅着我冰冷的手。我搂着它,仿佛被人用绳子牵走了,被关到了笼子里,马上就要成为别人的美食。它空着肚子,看着自己累累的伤痕,在笼中哀哀地叫唤着,无论它离我多远,那哀鸣是会穿透黑夜砸痛我的心的。无可逃避地,我又看见了它那悲凉而绝望的眼神,我紧紧抱住了狗。我垂下头,它那亮晶晶的眸子在黑夜中格外耀眼,闪着悲凉惨淡的光芒。我小心翼翼地解开绳子,一遍又一遍梳理着它那整齐的毛,颤抖地说:“你快跑,乖乖地,再也别回来……”狗默默地低着头享受着我的轻抚,直到它抬头时,我才看见了那张无奈的脸。我不忍心再看下去,猛地推了它一把,小狗一步三回头地走了。忽然,在我们经常逗玩的小院停了下来,转过身来,一颗琥珀色的晶体从眼角溢也来,一直滚落到地上。摔得好重好重,好像我的心摔落到地上的这种 伤痛。这种痛排山倒海般袭来,淹没了我!我和它沉默着凝视着,很久。突然,小狗猛地一转头,影子颤巍巍地消失在茫茫的夜色中……第二天狗棚里空空荡荡。可是,谁也没再次提起那只狗……

名家写狗的文章,都有谁写的,什么文章,描写的内容?????

一只狗的遗嘱相信许多养狗的人,都读过这篇《狗的礼赞》。狗是人类最友好、最无私的朋友,人与狗之间发生过许许多多可歌可泣的故事。《一只狗的遗嘱》这本书,初拿在手里,纸张柔软馨香,指间摩擦和滑腻的质感,隐隐透出一种温情的气息。一共收录了25篇描写人与动物情感的作品,并且每篇文章都相应配有插图。选取的都是漂亮可爱的小狗。书中的细节也做得相当不错,几乎每一页的抬头都有一句小小的温情语句,或悲或喜,读起来让人感同身受,引起共鸣。像这样充满温情的细节,在文中处处都有体现。其中,不乏有很多名家写狗的作品,汇集大牌名家手笔,也是本书的一大特点。比如,有诺贝尔文学奖得主尤金奥尼尔,他著名的《一只狗的遗嘱》可谓绝世之作,这本书的封面和书名都来自于《一只狗的遗嘱》内文原句。在这篇《一只狗的遗嘱》里,狗狗离死亡不远了,它怀念和主人相互陪伴的日子,怀念自己年轻的时候,是多么英勇健壮,而现在老得连兔子都敢在他眼皮底下肆意走动,它也无能为力。他温情脉脉地看着男主人和女主人,只觉得深深的不舍。所以在生命的最后,狗狗发自内心说:“不管我睡得有多沉,依旧能听到你们的呼唤,所有的死神都无法阻止我对你们欢快地摇摆尾巴的心意。”每次一读到这里,都不禁潸然泪下。这本书里值得一提的,还有《木木》这篇文章,是屠格涅夫的代表作。讲述一个生活在底层的哑巴奴隶,与一只叫木木的流浪狗的故事。故事里,哑巴划着船把木木带到河中央,他把他拿来的两块砖用绳子缠住,在绳子上做一个活结,套住木木,然后将它放进河里。哑巴想起很多事,想起第一次看见木木时,他在水泥地里打滚的样子,想起他给木木喝肉汤,想起木木被抱走送人自己又跑回来的事。哑巴很痛苦,很愤怒,但是对命运无能为力。看过这篇《木木》的人,没有一个不被他们的命运深深感动。除了这些名家作品之外,这本书还收录了一些国外民间的人与狗之间的短篇故事。《一只狗的遗嘱》是本编译类小说,内容短小经典,但正是这本书的特点,虽然每篇都很短,但比起其他的纯小说,这本书的内容更活泼,更轻松,趣味性也更强。更不得不提的,《一只狗的遗嘱》是双色印刷,大量精美插图,极大丰富了对本书的视觉享受。总的来讲,《一只狗的遗嘱》这本书讲述了人与狗之间,爱与忠诚,真挚与奉献的温暖小故事。读惯了种种带有浮华的作品和老套的故事,读到这本书,无疑是有了一种全新的触动。整本书洋溢着平淡,但是平淡的文字中,分明能感受狗狗对人的眷恋,以及无尽的爱心。朴实温情的文字,在纸间洋溢,为读者展述世间最无私的情感告白。每每看着插图里的小狗,他们天真的眼神、纯净的眸子和柔软的皮毛,心底油然生出无限的感动。一种温情的感动。是继《再见了,可鲁》《巴别塔之犬》后,让人潸然泪下的又一经典之作。不管我睡得有多沉/依旧可以听到你们的呼唤/所有的死神都无法阻止/我对你们欢快地摇摆尾巴的心意。每当拿起《一只狗的遗嘱》,读到这段话,我的心都被抽得紧紧的。所以,爱你的狗狗吧,给他们你最真切的关怀,我相信,每个养狗的人都相信,在这个世间,只有狗狗能给予最无私而真诚的爱。就像动物畅销书作家杰佛瑞麦森说的那样狗若爱你,就会永远爱你,不论你做了什么事,发生什么事,经历了多少时光。它可能是你生命中的一个过客,但你是它的一辈子!

描写小狗的作文

我家有只小白狗,它浑身长着雪白的毛,摸上去软绵绵的,像穿着一件干净的白毛衣;一对大眼睛咕碌碌直转,仿佛两颗黑宝石;头顶上长着对小耳朵,鼻子扁扁的,上面常常很湿润,奶奶说那是小狗健康的表现;尖尖的尾巴十分灵活,常常不停地左右摇晃,但是如果你弄痛了小白狗,它就会“汪汪汪”地叫,尾巴也夹在两腿间,真有点像书上说的“夹着尾巴逃跑”。我最喜欢看小白狗吃食了。一天,我拿了一块肉。小白狗看见了,围着我直转。我把肉向上一抛,小白狗纵身一跃,张开嘴巴一咬就准,然后它用前脚把肉按住,用牙一点一点地撕,吃得真是津津有味,一会儿就下了肚。吃完后,它还用舌头舔舔嘴巴,仿佛在回味刚才的美餐 ,你也可以投稿

小白狗睡觉也很有意思。天气暖和时,小白狗很爱趴在地上睡,前脚向前伸着,后腿向后伸,或是四脚朝着同一方向舒服地躺着。冬天来了,小白狗怕冷了,它把头紧紧地埋在腿间,蜷着身子呼呼大睡,。小白狗如果开心的话,还会四脚朝天睡,肚子随着呼吸一鼓一鼓的。小白狗觉睡醒了,还会伸懒腰。它把前脚伸得长长的,再吸上一口气,把身子一拱,可爱极了。

妈妈有时坐在客厅织毛衣,一不小心,毛线团滚到了地上,小白狗耳朵一动,就闪电般地冲过去,灵活的大眼睛不停地寻找。然后,身子一跃就把毛线团紧紧地按住,快活地玩了起来,它一会儿跳过来,一会儿蹦过去,一会儿把线团滚到左边,一会儿把线团滚到右边,还用前爪拍拍线团,像小孩子玩皮球一样,真有意思!

小白狗不但可爱,还很聪明。有一天晚上,我们带着小白狗一快儿散步。走着走着,忽然发现身后的小白狗不见了。它到底去哪里了?这里这么多条路,小白狗会不会迷路了呢?我们连忙去找,可是,找了好久都没有找到。我就想小白狗是不是被偷走了,或者是跑其他什么地方去了,我和妈妈像热锅上的蚂蚁,东跑跑,西跑跑,就是没看到小白狗的踪影。最后,我们也找累了。爸爸说:“我们回家吧!”一路上,我难过极了,一直在想着小白狗的事,一句话都不想说。当我走到楼梯口时,“汪汪汪”,隐隐约约传来小狗的叫声。“会不会是我们家的小白狗呢?”我这样想着,三步并着两步,飞快地冲上楼梯,小白狗果然在那里恭候多时了,看见我们回来了,小白狗立即把尾巴摇来摇去,“啊!小白狗!”我愉快地叫着,一把抱起小白狗,心里可高兴了。

我真喜欢这既可爱又聪明的小白狗啊

帮我查一篇文章,是描写小动物的,最好是狗

  说不尽的狗 [阅读:2611]

  孙绍振

  歌德曾作著名散文《说不尽的莎士比亚》,竟然引发我的灵感作《说不尽的狗》,事非亵渎,实出无奈。香港岭南大学翻译系的陈德鸿博士,请我为他们系作报告,我实在心有惴惴,因为,在我看来,世界上的事除了中六和彩,翻译最难。难不难在从字面上找到适当的对应,而是难在字面以外的文化意味,那几乎是不可言传,又很难完全意会的。比如说,英语中的dog粗看觉得很好翻:狗也。但是在英语中,狗是人类的朋友,骂人的意思是很少用的,“dog like”并不象汉语“狗一样的”难听,倒是有忠实于主人的意思。一九九○年,我在西德,看到有报导说他们前一年全国增加两万人口,就认为是一伟大成就,乃大肆庆祝。原因是他们那里的人口老有负增长的记录。我和一个德国教授探讨,他讲了一大车子话,怪新一代的德国青壮年缺乏家庭责任感,根本懒得生孩子操劳。我反驳说,他们看来还是有责任感的。

  看到许多家庭都养着一条以上的狗,每天早上把狗屎盆和铺在上面的小石粒一起倒掉,晚上又带着狗去河边遛。他们还挖空心思为狗选择贵族化的名校,训练它们作各种乖巧动作,并且还有考试成绩。我的房东西蒙夫妇的狗菲力克斯带着颈圈皮带的考试成绩是二分(最高是一分),不带皮带的也是二分,最后以优异成绩毕业,获得贵族狗校文凭一张,不过封面上的照片不是狗的,而是西蒙先生的。西蒙太太很为菲力克斯的文凭而骄傲,把它和自己的结婚证书一起放在一只镶满珍珠的古董盒子中。我大为惊异,突然想起一个波恩大学法律系的中国女留学生告诉我的一句话:德国人养的狗比他们养的孩子还多。我脱口而出以后,深深为自己失言而脸红。然而西蒙太太不但没有怪嗔之情,反而颇为自豪地说,这就是德国人比美国人可爱的地方。后来我到了美国,也是到处是狗,我颇有雄心地想探究一下美国人养的狗是不是比他们的孩子更多,但查不到统计数字。雄心失落之后,跟着而来的是恶心,因为美国的狗更骄宠,你一进门,它就撞过来,对你显示那西方美人的热情,把柔软的然而脏得发黑的前爪伸给你握,完全是一派古典浪漫主义的诗人风范,有时还不以用冰凉的鼻子磨擦你的脸颊为满足,还要象契诃夫在《文学教师》中所写的一只狗那样,在你吃饭的时候把头搁在你的膝盖上,并且把它的馋涎毫无节制地留在你特为做客而买的名牌西服裤上。最令人恼火的是你不能粗暴地一脚把它踢开。因为早有中国同事告戒过你做客讨好女主人最好的办法是夸奖她家的狗比她家的孩子更聪明。好容易把饭吃完了,摆脱了狗的浪漫友情逃到沙发上喝咖啡,庆幸狗对我的热情大概已经表现过分,也许为了对女主人一碗水端平,乃去“猴”在女主人的大腿之上,女主人也乘势将它如婴儿、如情人搂在怀中,作包括亲吻在内的爱抚。我此时一身轻松,狗唾沫也好,狗腥味也好,反正是远观他人嗜痂,陡增自身爱洁之优越感。同时我又不无虚伪地称赞她家的狗很“热情”。没想到我小小的虚伪导致更大的虚伪。回家以后隐隐感觉自己身上有种可疑的狗腥气,虽把留有狗唾沫的裤子换了,仍然无效。仔细钻研之后,原来那天去做客时,我不幸穿的是毛衣,竟把朋友家沙发上许多狗毛沾带了回来。花了几个小时才把毛衣上的狗毛肃清。

  由于我虚伪地称赞了朋友的狗,此家美国朋友,便真诚地来我家邀请我再去做客。我出于礼貌把先生太太让上我的沙发后,就感到恐怖,为怕他们把狗毛留在沙发上,但又不得不作出虚伪的心花怒放的表情欣然应允,然后绞尽脑汁到临去前两天声称感冒,然而美国朋友说,可以开车来接我,我急中生智,即兴胡编说我侄儿的未婚妻与一新自印度来的女人同室,印度发生可怕鼠疫,得赶紧帮她去检查消毒。自此以后看见那美国朋友就更虚伪地微笑,不过比较费劲就是了。

  在虚伪被时间淡化以后,就不免狐疑起来,为什么爱洁成癖的德国、美国漂亮女人抱着狗吻而不觉其脏,而我这个为柏扬先生斥为“脏乱酱缸”中的“丑陋的中国人”竟然天生拥有一种身如菩提、心如明镜的洁净感?

  细想起来,这可能是出于一种汉民族的集体无意识的历史积累。狗在汉语的原始意味中就包括着卑贱的意思。用不着什么形容,只要说“你这条狗”就是很带污辱性的。至于说“狗东西”、“狗家伙”、“狗儿子”,那就更狠毒了。在汉人潜意识里,不管什么东西,只要跟狗一发生联系就坏了,至少是贬值了。比如说你的脸长得慈眉善眼的,头部像神佛一样,可是一旦和狗,有一点点相似,就叫做“神头狗面”的,那就很叫人自卑的了,比獐头鼠目还低一等。汉人不知为什么那么恨狗,有时恨得很专横,只要是不赞成的,加上个“狗”字就能把香的搞臭:“狗主意”,“狗德性”。有时则恨到狗的每一个部分,从头到脚:狗头军师、狗腿子;从眼到嘴:狗眼看人,狗嘴里吐不出象牙;从脑到肺:狗头狗脑、狼心狗肺。中国古代解剖学并不发达,但在诅咒狗方面确实大放异彩。庖丁解牛,世称绝技。解狗骂人的,没有一个不是天才,能把狗的每一个零件都拿来骂人,连狗尾也逃不过,叫做狗尾续貂。同为家畜,牛的名誉就好多了,“牛脾气”说得是憨直,“狗脾气”说得是蠢劣。狗咬人,当然是该谴责的,叫做“狗咬吕洞宾”。但为什么老天注定狗咬的一定是吕洞宾呢,明明有许多警犬咬的不都是贩毒分子、车匪路霸吗?就算你一个个都是翩翩风度的吕洞宾吧,但是吕洞宾也不见得是什么好东西,他的拿手好戏是“性骚扰”:有“三戏白牡丹”为证。退一万步说,这不算性骚扰,白牡丹是和他自由而公开地恋爱,那对狗也不公平,马咬吕洞宾,蛇咬吕洞宾,狼咬吕洞宾,不也是妨碍自由恋爱,难道就应该发给诺贝尔奖吗?

  善良的汉人对狗实在成见太深,而且毫无道理,完全忘了孔夫子的“忠恕”之道。就算是狗有圣经上所强调的“原罪”,也该允许救赎吧?不,偏偏有一句话说,“狗改不了吃屎”。哪怕狗抓了兔子,立了大功,其结果还是被放在锅里煮,叫做“狡兔死,走狗烹”,据第一个说出此话的人说这是规律,那就是:活该!一旦碰巧,狗发了财,中了六和彩之后,没人赞它走了鸿运,而骂走了狗运。至于狗倒了霉被有钱的主人赶出了门,就被嘲笑为“丧家的乏走狗”,弄到走投无路落了水够惨的了,该可怜它一下了吧,但是还不能饶恕,对于落水狗不能手懒,要打,而且要痛打。

  这实在是中国的特殊国情,要是在欧美看到湿淋淋的发抖的可怜的狗,不把它抱起来亲个吻送到“动物流浪中心”去,不但是要受到道德的谴责,而且可能要受到动物保护法官的追查。

  不要说狗,就是对被钓起来的鱼,如果有什么中国人在德国开饭馆象在台湾、上海那样去活活刮鳞,慢慢破肚,以至于放在油锅里还会跳,那是非被动物保护主义者把你的房子烧了不可的。德国的法令规定,凡钓到的鱼只许一锤子打死再杀,不许仿效《水浒传》中阳谷县太爷处死为潘金莲、西门庆拉皮条的王婆那样,用凌迟法,亦即一片肉,一片肉地割到你死。

  话虽如此,汉人对孔夫子的“中庸”之道还是虔诚的。因而对于狗也不那么绝对化地恶绝深痛,也许在汉语语义形成初期,狗不但和鸡鸭,而且和龙马都是平等的,很受宠爱的,它和龙同属十二生肖之一,即为雄辩的证据。全中国十二亿人口,平均有一亿是属狗的。有多少属狗的当了大官,发了大财!有多少属狗的为国捐躯、为民请命!有多少属狗的是慈善家!一九九四年为狗年,这一年,有一千多万中国孩子中将要出现许多巾帼和非巾帼英雄这是谁也不敢怀疑的。正因为这样,不走极端的汉人,有时对狗比西方人更宠爱。比如把自己的孩子叫做“阿狗”之类。存心超英赶美,你把狗当朋友,我却把它当骨肉。最为突出的是张贤亮《男人的一半是女人》中的一个看守所长,他对一切所喜爱的令他高兴的人都称为“狗儿子”,连他自己的孙子也不例外。这一点很令我惊异,但这种惊异也并不太持久,因为我后来想起自己也曾把自己视若命根子的唯一的女儿叫做“小狗”,有时还叫做“小笨狗”以示特别亲热。这样一叫就是六年,直到第七年,我女儿突然反抗曰:“我是小狗,你是什么?”我这才如五雷轰顶,由此想到自己身为教授,而且钻研过因果律,居然不知道自己犯了差不多两千天的逻辑错误,也就是说骂了自己两千天。而且骂得乐滋滋的。由此我也体会到一点自己骂自己骂得有点如痴如醉,如同白痴,才有人伦之乐,一旦清醒了因果律明确了,就只能象《水浒传》英雄初吃蒙汗药那样:“心中暗暗叫苦”。

  话回到本题上来,光翻译一个“狗”字就足以折腾掉我半条命,还敢谈什么比较文化。钱钟书先生曾有天真烂漫之名言:戈培尔博士说,谁要在我面前讲文化,我就拔出手枪来。钱先生说,我要说,许多人连中国语言、西方文字都没有弄清楚,就要说什么比较文学,对这种人,我也要拿出枪来。在场的杨绛女士顺手拿了一把裁纸刀给他说:没有枪,用这个也凑合。

  当陈德鸿博士请我去讲比较文学时,我立刻想到钱先生的名言,本想带刀去会场自杀的,但是转而一想,我这么一死,就没有人在这个世界上大讲翻译文学比较文化之难了。

  于是我决定,还是活着,不过把风度要弄得比较悲壮一点,既不能装痞子,也不能象某些一捞几十万金的歌星那样玩深沉。

写人的名家散文,800字左右

冰心 小桔灯

这是十几年前的事了。

在一个春节前一天的下午,我到重庆郊外去看一位朋友.她住在那个乡村的乡公所楼上。走上一段阴暗的仄仄的楼梯,进入一间有一张方桌和几张竹凳、墙上装着一架电话的屋子,再进去就是我的朋友的房间,和外间只隔着一幅布帘。她不在家,窗前桌上留着一张条子,说是她临时有事出去,叫我等着她。

我在她桌前坐下,随手拿起一张报纸来看,忽然听见外屋板门吱的一声开了,过了一会儿,又听见有人在挪动那竹凳子。我掀开帘子,看见一个小姑娘,只有八九岁光景,瘦瘦的苍白的脸,冻得发紫的嘴唇,头发很短,穿一身很破旧的衣裤,光脚穿一双草鞋,正在登上竹凳想去摘墙上的听话器。看见我似乎吃了一惊,把手缩了回去。我问她:“你要打电话吗?"她一面爬下竹凳,一面点头说:“我要XX医院,找胡大夫,我妈妈刚才吐了许多血!"我问:‘你知道XX医院的电话号码吗?"她摇了摇头说:“我正想问电话局……”我赶紧从机旁的电话本子里找到医院的号码,就又问她:“找到了大夫,我请他到谁家去呢?"她说:“你只要说王春林家里病了,她就会来的。”我把电话打通了,她感激地谢了我,回头就走。我拉住她问:“你的家远吗?"她指着窗外说:“就在山窝那棵大黄果树下面,一下子就走到的。”说着就噔、噔、噔地下楼去了。

我又回到里屋去,把报纸前前后后都看完了,又拿起一本《唐诗三百首》来,看了一半,天色越发阴沉了,我的朋友还不回来。我无聊地站了起来,望着窗外浓雾里迷茫的山景,看到那棵黄果树下面的小屋,忽然想去探望那个小姑娘和她生病的妈妈。我下楼在门口买了几个大红橘子,塞在手提袋里,顺着歪斜不平的石板路,走到那小屋的门口。

我轻轻地叩着板门,刚才那个小姑娘出来开了门。抬头看见我,先愣了一下,后来就微笑了,招手叫我进去。这屋子很小很黑,靠墙的板铺上,她的妈妈闭着眼平躺着,大约是睡着了,被头上有斑斑的血痕,她的脸向里倒着,只看见她脸上的乱发和脑后的一个大髻。

门边一个小炭炉,上面放着一个小沙锅,微微地冒着热气。这小姑娘让我坐在炉前的小凳子上,她自己就蹲在我旁边,不住地打量我。我轻轻地问:“大夫来过了吗?”她说:“来过了,给妈妈打了一针……她现在很好。”她又像安慰我似的说:“你放心,大夫明早还要来的。”我问:“她吃过东西吗?这锅里是什么?”她笑着说:“红薯稀饭——我们的年夜饭。”我想起了我带来的橘子,就拿出来放在床边的小矮桌上。她没有作声,只伸手拿过一个最大的橘子来,用小刀削去上面的一段皮,又用两只手把底下的一大半轻轻地揉捏着。

我低声问:“你家还有什么人?”她说:“现在没有什么人,我爸爸到外面去了……”她没有说下去,只慢慢地从插皮里掏出一瓤一瓤的橘瓣来,放在她妈妈的枕头边。炉火的微光渐渐地暗了下去,外面变黑了。我站起来要走,她拉住我,一面极其敏捷地拿过穿着麻线的大针,把那小橘碗四周相对地穿起来,像一个小筐似的,用一根小竹棍挑着,又从窗台上拿了一段短短的蜡头,放在里面点起来,递给我说:“天黑了,路滑,这盏小橘灯照你上山吧!"

我赞赏地接过来,谢了她。她送我到门外,我不知道说什么好,她又像安慰我似的说:“不久,我爸爸一定会回来的。那时我妈妈就会好了。”她用小手在面前画一个圆圈,最后接到我的手上:“我们大家也都好了!”显然地,这“大家”也包括我在内。

我提着这灵巧的小橘灯,慢慢地在黑暗潮湿的山路上走着。这朦胧的橘红的光,实在照不了多远,但这小姑娘的镇定、勇敢、乐观的精神鼓舞了我,我似乎觉得眼前有无限光明!

我的朋友已经回来了,看见我提着小橘灯,便问我从哪里来。我说:“从……从王春林家来。”她惊异地说:“王春林,那个木匠,你怎么认得他?去年山下医学院里有几个学生,被当作共产党抓走了,以后王春林也失踪了,据说他常替那些学生送信…”

当夜,我就离开了山村,再也没有听见那小姑娘和她母亲的消息。

但是从那时候起,每逢春节,我就想起那盏小橘灯。

12年过去了,那小姑娘的爸爸一定早回来了。她有妈妈也一定好了吧?因为我们“大家”都“好”了!更多

可以再短一点吗?

张爱玲-爱

这是真的。

有个村庄的小康之家的女孩子,生得美,有许多人来做媒,但都没有说成。那年她不过十五六岁吧,是春天的晚上,她立在后门口,手扶着桃树。她记得她穿的是一件月白的衫子。对门住的年轻人同她见过面,可是从来没有打过招呼的,他走了过来。离得不远,站定了,轻轻的说了一声:“噢,你也在这里吗?”她没有说什么,他也没有再说什么,站了一会,各自走开了。

就这样就完了。

后来这女人被亲眷拐子卖到他乡外县去作妻,又几次三番地被转卖,经过无数的惊险的风波,老了的时候她还记得从前那一回事,常常说起,在那春天的晚上,在后门口的桃树下,那年轻人。

于千万人之中遇见你所遇见的人,于千万年之中,时间的无涯的荒野里,没有早一步,也没有晚一步,刚巧赶上了,那也没有别的话可说,惟有轻轻地问一声:“噢,你也在这里吗?”

(原刊1944年4月《杂志》月刊第13卷第1期)

这也太短了,起码600字嘛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本站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