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描写新芽的散文

新芽初放优美散文

新芽初放优美散文

在大地的彩色盘中,春夏秋冬,四季轮替,各具特色,各领风骚,总是蕴涵着无限的生机,伺机泼洒出无尽的惊叹与新奇。

历经了秋之寒气、冬之凛冽之后,春天可说是万物复苏的时节。但是在春天季节的画布中,却也有着类似于秋天的萧瑟场景,正悄悄地在画布上恣意挥洒,那就是大地换装时分──春之落叶。虽然,落叶场景类似,满地黄叶如一,但是生命绽放的意境,春秋两季确实有别,甚至可说是完全不同。

真的很难想象,春天竟然会与落叶扯上关联,而且是在桃花心木和菩提树两种乔木的身上,接连发生……

(一)

仲春三月,春雷惊蛰之后,大地虽仍春寒料峭,天空却常万里无云。开车返家,途经高雄的博爱路上,宽阔的快车道两旁,原本绿意盎然的桃花心木,却在春风悄悄的轻拂中,不经意地泼洒出一大片红黄相间的彩色新装。这种大地写意的画作,已为大自然时序的舞台,勾勒出几许热闹的气息。

初见此种时序转变,系在校园的角落处。一株原本记忆中的黛绿大树,却意外地为深咖啡色的树叶所覆盖,犹如被烈日烤焦一般。该树外表了无生机、状似枯木,在满园绿意的无限铺陈中,显得非常突兀。树下飘落枯叶几许,呈现不均衡的分布,微风过处,随风起落。

该区树种繁多,但以独株为主,平素行经该地,总是行脚匆匆,并未刻意了解其树名。由于事前未能得知其名,彼此之间的情感,也就显得相当有限。因此,当瞥见其中一棵树木遭逢干枯变故之时,虽内心感到讶异,却也未能引发进一步探究的动机。终究,在这复杂多变的世俗社会中,我们所能关心的事物,似乎也极其有限。

这种单一树木的转变,起初并不以为意,直到车行至博爱路时,发现道路两旁的行道树,也同样被彩绘成各种深浅不一的红黄咖啡色泽之时,才蓦然惊觉,原本黛绿的桃花心木,业已在大地的不断催促下,正在积极准备换装,而校园中的那棵干枯树木,原来就是桃花心木。

桃花心木为常绿大乔木,因木材呈桃花色泽而得名。树高可以达到二十公尺以上,主干十分明显,树干则为制作家具之优良用材。性喜高温、耐旱,不喜阴湿之地,日照需充足。长大之后的桃花心木,树姿碧绿清秀,因此它也成为造林、或是行道树的高级树种。

这棵校园中的桃花心木,它也谨遵时序变化,依循自然法则,从黄叶开始以至于形成深咖啡色,其间的变装过程,绝非一朝一夕即可完成,只是平素忙忙碌碌的我们,似乎总是错过欣赏自然变幻的机会,而仅能在事后空留无限的感叹而已。

枯叶落尽之后,满树新芽似乎会在一夕之间突然迸出,难得一见的疏影横斜画面,又再度为无尽的绿叶所隐没。叶落叶出,天地一瞬;前叶今芽,宇宙如一。了悟自然变易之道,善体宇宙恒常法则,生生灭灭,来来回回。

终究,改变者是时间,不变者是自然。短暂的休息,是为了走更长的路。

(二)

看到大地另一种形式的幻化,是在多年前一个清明节的偶然。那一天,天空多云无雨,但是风势不小。从台南乡下扫墓返抵高雄,已是晚霞夕照的傍晚时分。

当车行博爱路时,但见宽阔的安全岛上,两行樟树绿意盎然,而人行道上的菩提树,则是黄橙一片。一阵强风掠过,在树影摇曳的沙沙声中,无数的黄色叶片,纷纷自上方飘落;慢车道上,原本满地的黄叶,也随之而飞舞翻滚,让人有如置身于山林野地之中。这是菩提换装时分,时序季春四月。

身处亚热带的台湾,一般人对落叶的感受,可能仅限于秋天的枫红时节。而那种“无边落木萧萧下”的凄美景象,也的确令赏枫的人们,凭增无尽的惊叹与遐思。天之于物,春生秋实,而秋之落叶,基本上着眼于生命之潜沈,它隐涵着对生物的肃杀气氛。终究,在繁华落尽之后,疲惫的生命,总需要有一番潜修静养之空间,以待来春的惊蛰、大地的复苏。

春之落叶,虽外表与秋之落叶无异,可是却无〈秋声赋〉中所描述“草拂之而色变,木遭之而叶脱”的凌霜气氛,反而有着一股温馨感性的宁静。因为在落叶缤纷之中,新芽嫩叶却静悄悄在你我不察之中,突然满树迸放,展现出另类的换叶风情。因此,春之落叶,焦点在于新旧交替,它一方面显示出对既有生命之尊重,另一方面也表达了对未来发展的无限希望与憧憬。

一种落叶,两类风情。基本上,天有时序,物有生机,只有依循自然法则,方能可长可久。如果不依时令,强行抽芽换叶,则原本的无限生机,可能会在秋之寒气、冬之大雪之中,遭到无情的摧残与斲伤。虽说命运掌握在自己手中,但是环境却能左右运气走势,不违“命”理,方能改“运”。唯有彻悟自然天理,洞悉内外环境,且能知所进退,方可顺势而为,期待有成。

无边落叶翩翩下,不尽新芽滚滚来。铅华落尽,静心涵养蕴育新机;新旧交替,无限菩提绽放禅意。世事更替,总见大地因缘;生机绵延,只缘顿悟自然。清澄心境,自然物我合一;弃绝怨怼,将更喜舍包容。终究,事有本末,物有终始,不求意尽,则可无穷。

大地惊蛰,桃花心木换春装;春风拂面,无限菩提展新叶。当落叶飘零,新芽未萌之际,总觉蛰伏乃是智慧之举。终究,忍片时风平浪静,退一步海阔天空。环视大雪压境之处,软枝者雪落,硬枝者树折。两种落叶,一样风雪,而人生际遇,似乎也仅此而已,不必强求。

(三)

因应大地落叶,发抒自然潜能,让大地自然的幻化,成为生动活泼的教材。以前就曾经在附小校长任内,连续三年,利用桃花心木的换装时分,促成幼儿园和国小低年级的小朋友,到附近的乡村学校进行户外教学。

该校规模不大,校园却遍植各种林木,其中以桃花心木为最,整体而观,堪称是为一所名符其实的“森林小学”。桃花心木有大叶和小叶之分,原产于中南美洲。校园中庭区域,大叶桃花心木成行成列,跨越四季轮替,挥洒绿荫深影,不论寒冬或暑夏,总是一片绿意盎然,为学校带来无尽的生机。

一年四季里,桃花心木的生命周期非常缤纷美丽。在春天萌发新芽前,它于三月底、四月初会大量落叶,一眼望去,仿若自然的地毯一般。大约一星期之后,其枝条就会萌发出圆形结构排列而成的新叶芽,随即展开成为鲜嫩新叶,叶片由红色转翠绿,使得春天因而增添了不少的活力。

当落叶落尽,枝头上很明显的可以看到一个个大大的果实,而果实成熟裂开后,那像竹蜻蜓般的种子随之掉落,若能遇上一阵风,还能帮助种子飞行,飞到遥远的地方繁衍。原来,叶片瞬间凋落,是为了使种子们能顺利的飞翔。

踩踏于其中或漫步走过,树叶唏唰唏唰的声响,真是别有一番风味,而这张由桃花心木大量落叶所铺成的地毯,不仅让天真的小朋友能够玩个尽兴,也使得陪同的家长,唤回了那早已淡忘的童真记忆。一次的落叶之旅,多样的心情写真,在桃花心木的曼妙演绎中,书写无尽的生命风华。这也正是为何要让小朋友亲自体会落叶场景的原因所在。

这就是最真挚的人生教育,总是在无尽的大地自然生态之中,不经意地绵绵铺陈、尽情挥洒……

描写嫩芽的散文

  我喜欢枝繁叶茂雄伟茁壮的参天大树,它总让人有着无限的依赖和对生命的敬仰,也喜欢绿叶娇嫩娇小怜人的小小嫩芽,看见它,人们总会给予它更多的关注,它让人们充满了无限的希望,无限的怜惜,无限的期待,大地拥有着娇嫩的生命,广阔的天地充满着生机。和风细雨温润着嫩芽,小小的嫩芽,是这片天空下最有生机的梦,无论怎样的风雨,你总在寻找着自己的季节,自己的环境,为生命的茁壮而成长,你喜欢这片有着无限生机的大地,更等待着回报孕育你成长的土地,你眼里的希望与梦想是这个大地孕育你成长的动力,于是在你的眼里所有的一切都是有着生机勃勃的无限美好的空间,爱她,回报她,是你成长的主题,这片天地将随着你的成长而升腾起一股清新和谐的朝气,普照四方。

  人的生命何尝不是如此孕育,小小的胚胎就象孕育着的嫩芽,他那么小,那么嫩,该让拥有着她的人如何珍惜呢?于是全心全意盼着你的成长,细数着每一个与你共同走过的日子,想像着该如何牵你的小手开始你人生初始的路,为你挡风,为你遮雨,让你的笑容永远灿烂,让你的生活充满阳光······在你的周围不知不觉的渗透出人世间最美最真的爱,氤氲在你的身旁,给你无穷的力量,无限的希望,母亲的心会象朝霞一样映红了天空,大地,等待着你的冉冉升起。

  感谢苍天,让嫩芽如此美好的成长吧。

  感谢苍天,让嫩芽健康快乐的长大吧。

  感谢这充满生机而又坚韧不拔的小小嫩芽,让生命幸福并快乐着。

关于描写花的散文

  花开的声音(张爱玲)

  家中养了玫瑰,没过多少天,就在夜深人静的时候,听到了花落的声音。起先是试探性的一声“啪”,像一滴雨打在桌面。紧接着,纷至沓来的“啪啪”声中,无数中弹的蝴蝶纷纷从高空跌落下来。

  那一刻的夜真静啊,静得听自己的呼吸犹如倾听涨落的潮汐。整个人都被花落的声音吊在半空,尖着耳朵,听得心里一惊一惊的,像听一个正在酝酿中的阴谋诡计。

  早晨,满桌的落花静卧在那里,安然而恬静。让人怎么也无法相信,它曾经历了那样一个惊心动魄的夜晚。

  玫瑰花瓣即使落了,仍是活鲜鲜的,依然有一种脂的质感,缎的光泽和温暖。我根本不相信这是花的尸体,总是不让母亲收拾干净。看着它们脱离枝头的拥挤,自由舒展地躺在那里,似乎比簇拥在枝头更有一种遗世独立的美丽。

  这个世界,每天似乎都能听到花落的声音。像樱、梨、桃这样轻柔飘逸的花,我从不将它们的谢落看作一种死亡。它们只是在风的轻唤声中,觉悟到自己曾经是有翅膀的天使,它们便试着挣脱枝头,试着飞,轻轻地就飞了出去……

  有一种花是令我害怕的。它不问青红皂白,没有任何预兆,在猝不及防间整朵整朵任性地鲁莽地不负责任地骨碌碌地就滚了下来,真让人心惊肉跳。

  曾经养过一盆茶花,就是这样触目惊心的死法。我大骇,从此怕茶花。怕它的极端与刚烈,还有那种自杀式的悲壮。不知那么温和淡定的茶树,怎会开出如此惨烈的花。

  只有乡间那种小雏菊,开得不事张扬,谢得也含蓄无声。它的凋谢不是风暴,说来就来,它只是依然安静温暖地依偎在花托上,一点点地消瘦,一点点地憔悴,然后不露痕迹地在冬的萧瑟里,和整个季节一起老去。

  牡丹的拒绝

  作者:张抗抗

  它被世人所期待、所仰慕、所赞誉,是由于它的美。

  它美得秀韵多姿,美得雍容华贵,美得绚丽娇艳,美得惊世骇俗。它的美是早已被世人所确定、所公认了的。它的美不惧怕争议和挑战。

  有多少人没有欣赏过牡丹呢?

  却偏偏要坐上汽车火车飞机轮船,千里万里爬山涉水,天南海北不约而同,揣着焦渴与翘盼的心,涛涛黄河般地涌进洛阳城。

  欧阳修曾有诗云:洛阳地脉花最重,牡丹尤为天下奇。

  传说中的牡丹,是被武则天一怒之下逐出京城,贬去洛阳的。却不料洛阳的水土最适合牡丹的生长。于是洛阳人种牡丹蔚然成风,渐盛于唐,极盛于宋。每年阳历四月中旬春色融融的日子,街巷园林千株万株牡丹竞放,花团锦簇香云缭绕——好一座五彩缤纷的牡丹城。

  所以看牡丹是一定要到洛阳去看的。没有看过洛阳的牡丹就不算看过牡丹。况且洛阳牡丹还有那么点来历,它因被贬而增值而名声大噪,是否因此勾起人的好奇也未可知。

  这一年已是洛阳的第九届牡丹花会。这一年的春却来得迟迟。

  连日浓云阴雨,四月的洛阳城冷风嗖嗖。

  街上挤满了从很远很远的地方赶来的看花人。看花人踩着年年应准的花期。明明是梧桐发叶,柳枝滴翠,桃花梨花姹紫嫣红,海棠更已落英缤纷——可洛阳人说春尚不曾到来;看花人说,牡丹城好安静。

  一个又冷又静的洛阳,让你觉得有什么地方不对劲。你悄悄闭上眼睛不忍寻觅。你深呼吸掩藏好了最后的侥幸,姗姗步入王城公园。你相信牡丹生性喜欢热闹,你知道牡丹不像幽兰习惯寂寞,你甚至怀着自私的企图,愿牡丹接受这提前的参拜和瞻仰。

  然而,枝繁叶茂的满园绿色,却仅有零零落落的几处浅红、几点粉白。一丛丛半人高的牡丹植株之上,昂然挺起千头万头硕大饱满的牡丹花苞,个个形同仙桃,却是朱唇紧闭,洁齿轻咬,薄薄的花瓣层层相裹,透出一副傲慢的冷色,绝无开花的意思。偌大的一个牡丹王国,竟然是一片黯淡萧瑟的灰绿……

  一丝苍白的阳光伸出手竭力抚弄着它,它却木然呆立,无动于衷。

  惊愕伴随着失望和疑虑——你不知道牡丹为什么要拒绝,拒绝本该属于它的荣誉和赞颂?

  于是看花人说这个洛阳牡丹真是徒有虚名;于是洛阳人摇头说其实洛阳牡丹从未如今年这样失约,这个春实在太冷,寒流接着寒流怎么能怪牡丹?当年武则天皇帝令百花连夜速发以待她明朝游玩上苑,百花慑于皇威纷纷开放,惟独牡丹不从,宁可发配洛阳。如今怎么就能让牡丹轻易改了性子?

  于是你面对绿色的牡丹园,只能竭尽你想象的空间。想象它在阳光与温暖中火热的激情;想象它在春晖里的辉煌与灿烂——牡丹开花时犹如解冻的大江,一夜间千朵万朵纵情怒放,排山倒海惊天动地。那般恣意那般宏伟,那般壮丽那般浩荡。它积蓄了整整一年的精气,都在这短短几天中轰轰烈烈地迸发出来。它不开则已,一开则倾其所有挥洒净尽,终要开得一个倾国倾城,国色天香。

  你也许在梦中曾亲吻过那些赤橙黄绿青蓝紫的花瓣,而此刻你须在想象中创造姚黄魏紫豆绿墨撒金白雪塔铜雀春锦帐芙蓉烟绒紫首案红火炼金丹……想象花开时节洛阳城上空被牡丹映照的五彩祥云;想象微风夜露中颤动的牡丹花香;想象被花气濡染的树和房屋;想象洛阳城延续了一千多年的“花开花落二十日,满城人人皆若狂”之盛况。想象给予你失望的纪念,给予你来年的安慰与希望。牡丹为自己营造了神秘与完美——恰恰在没有牡丹的日子里,你探访了窥视了牡丹的个性。

  其实你在很久以前并不喜欢牡丹。因为它总被人作为富贵膜拜。后来你目睹了一次牡丹的落花,你相信所有的人都会为之感动:一阵清风徐来,娇艳鲜嫩的盛期牡丹忽然整朵整朵地坠落,铺散一地绚丽的花瓣。那花瓣落地时依然鲜艳夺目,如同一只被奉上祭坛的大鸟脱落的羽毛,低吟着壮烈的悲歌离去。牡丹没有花谢花败之时,要么烁于枝头,要么归于泥土,它跨越萎顿和衰老,由青春而死亡,由美丽而消遁。它虽美却不吝惜生命,即使告别也要留给人最后一次惊心动魄的体味。

  所以在这阴冷的四月里,奇迹不会发生。任凭游人扫兴和诅咒,牡丹依然安之若素。它不苟且不俯就不妥协不媚俗,它遵循自己的花期自己的规律,它有权利为自己选择每年一度的盛大节日。它为什么不拒绝寒冷?!

  天南海北的看花人,依然络绎不绝地涌入洛阳城。人们不会因牡丹的拒绝而拒绝它的美。如果它再被贬谪十次,也许它就会繁衍出十个洛阳牡丹城。

  于是你在无言的遗憾中感悟到,富贵与高贵只是一字之差。同人一样,花儿也是有灵性、有品位之高低的。品位这东西为气为魂为筋骨为神韵只可意会。你叹服牡丹卓尔不群之姿,方知“品位”是多么容易被世人忽略或漠视的美。

  荷塘月色

  这几天心里颇不宁静。今晚在院子里坐着乘凉,忽然想起日日走过的荷塘,在这满月的光里,总该另有一番样子吧。月亮渐渐地升高了,墙外马路上孩子们的欢笑,已经听不见了;妻在屋里拍着闰儿,迷迷糊糊地哼着眠歌。我悄悄地披了大衫,带上门出去。

  沿着荷塘,是一条曲折的小煤屑路。这是一条幽僻的路;白天也少人走,夜晚更加寂寞。荷塘四面,长着许多树,蓊蓊郁郁的。路的一旁,是些杨柳,和一些不知道名字的树。没有月光的晚上,这路上阴森森的,有些怕人。今晚却很好,虽然月光也还是淡淡的。

  路上只我一个人,背着手踱着。这一片天地好像是我的;我也像超出了平常的自己,到了另一世界里。我爱热闹,也爱冷静;爱群居,也爱独处。像今晚上,一个人在这苍茫的月下,什么都可以想,什么都可以不想,便觉是个自由的人。白天里一定要做的事,一定要说的话,现在都可不理。这是独处的妙处,我且受用这无边的荷香月色好了。

  曲曲折折的荷塘上面,弥望的是田田的叶子。叶子出水很高,像亭亭的舞女的裙。层层的叶子中间,零星地点缀着些白花,有袅娜地开着的,有羞涩地打着朵儿的;正如一粒粒的明珠,又如碧天里的星星,又如刚出浴的美人。微风过处,送来缕缕清香,仿佛远处高楼上渺茫的歌声似的。这时候叶子与花也有一丝的颤动,像闪电般,霎时传过荷塘的那边去了。叶子本是肩并肩密密地挨着,这便宛然有了一道凝碧的波痕。叶子底下是脉脉的流水,遮住了,不能见一些颜色;而叶子却更见风致了。

  月光如流水一般,静静地泻在这一片叶子和花上。薄薄的青雾浮起在荷塘里。叶子和花仿佛在牛乳中洗过一样;又像笼着轻纱的梦。虽然是满月,天上却有一层淡淡的云,所以不能朗照;但我以为这恰是到了好处——酣眠固不可少,小睡也别有风味的。月光是隔了树照过来的,高处丛生的灌木,落下参差的斑驳的黑影,峭楞楞如鬼一般;弯弯的杨柳的稀疏的倩影,却又像是画在荷叶上。塘中的月色并不均匀;但光与影有着和谐的旋律,如梵婀玲上奏着的名曲。

  荷塘的四面,远远近近,高高低低都是树,而杨柳最多。这些树将一片荷塘重重围住;只在小路一旁,漏着几段空隙,像是特为月光留下的。树色一例是阴阴的,乍看像一团烟雾;但杨柳的丰姿,便在烟雾里也辨得出。树梢上隐隐约约的是一带远山,只有些大意罢了。树缝里也漏着一两点路灯光,没精打采的,是渴睡人的眼。这时候最热闹的,要数树上的蝉声与水里的蛙声;但热闹是它们的,我什么也没有。

  忽然想起采莲的事情来了。采莲是江南的旧俗,似乎很早就有,而六朝时为盛;从诗歌里可以约略知道。采莲的是少年的女子,她们是荡着小船,唱着艳歌去的。采莲人不用说很多,还有看采莲的人。那是一个热闹的季节,也是一个风流的季节。梁元帝《采莲赋》里说得好:

  于是妖童媛女,荡舟心许;鷁首徐回,兼传羽杯;欋将移而藻挂,船欲动而萍开。尔其纤腰束素,迁延顾步;夏始春余,叶嫩花初,恐沾裳而浅笑,畏倾船而敛裾。

  可见当时嬉游的光景了。这真是有趣的事,可惜我们现在早已无福消受了。

  于是又记起《西洲曲》里的句子:

  采莲南塘秋,莲花过人头;低头弄莲子,莲子清如水。今晚若有采莲人,这儿的莲花也算得“过人头”了;只不见一些流水的影子,是不行的。这令我到底惦着江南了。——这样想着,猛一抬头,不觉已是自己的门前;轻轻地推门进去,什么声息也没有,妻已睡熟好久了。

描写桃花的散文

正值桃花烂漫时

向西去城十数里,澧水之滨,有一片偌大的桃林,蓊蓊郁郁,绵延其处。每年春日醉人的时节,桃花芬芳,烂漫妖冶,馨香四溢,便引得周围许多人们结伴趋之,时而久之,此处就成了撩人心魄的好景致。

似乎是约定好的,清明前后,总会有一场霏霏春雨,悄然滋润泥土。桃的枝干也转而间如流通了血液,充满了水分。继而枝梢变得柔嫩起来,再经三月的熙风轻轻一舔,几个暖阳的温馨抚摸,浑然不觉间,令人欣喜的几串花苞蓦然鼓了出来;而后也不知谁得了花神的命令,率先展开自己的羽瓣,两三日内,都竟相开放。春于是在这深红与浅红里被点燃了。

由于受不了美丽的诱惑,我择得半日空闲,相约了伙伴,前往桃林。

还未入林,一下子便被浓浓的粉红所俘获。枝桠错综的桃林,大片环着小片,小片衔着大片,竟然看不到边际。而这诱人的红,一树一树,缀满枝头,一簇簇,一串串,密密匝匝,宛若一场红色的大雪降过,其间偶而几株稀疏的,却给整片林子凭添了几息灵动气韵。和着乡村空气里蒙蒙的青烟,眼际的桃林,似一带紫色的霞霭,朦胧了天地边界。微风徐来,那青与紫的烟,随之漫漫飘忽变幻。

和风轻轻,桃林阵阵微漾,一股股馨香直透心扉,诱的脚步不敢再迟疑,旋即飞奔进去。

花正值妖娆烂漫,这些可爱的精灵,各施手段,竟弄身姿,攀于枝头。它们或正,或侧,或仰,或俯,有如粉荷,有如胭脂。花大都全开了,也有半开的,偶然会碰到几枝懒起的,也含苞待放。由于它太小巧,太娇嫩,太动人,使人不忍心用手掌碰碰它,亲近它,进而越发的惹人爱怜。那些大而艳的花,忘不了炫耀自己,早早的挤于努力外伸的新枝上,争夺着空气和阳光。坐于树下,如置于一把大伞里,不知是哪位花仙,将这些美丽的精灵,收集了来,顺着枝丫,编织成了伞衣。这时,你绝对会庆幸花仙匆忙间的疏忽,以至于留下的空隙,光从隙缝里轻泻下来,沐浴中的花瓣,竟如粉红的玉,晶莹剔透,煞是好看。天也在这狭小的空间里显得格外静溢,更加令人沉醉!

忽而,不远处飘来几串银铃般的笑。寻声望去,但见几个少女,傍着桃花,时依时凭,在林间拍照留影。她们快乐的身影,春光灿烂的笑,使人不由吟咏起来:“去年今日此门中,人面桃花相映红。人面不知何处去,桃花依旧笑春风。”恍然间,似乎看见浪漫多情的诗人,衣冠楚楚,飘逸动人;似乎看见庭院桃花分外灼人,分外妖艳;似乎看见村姑身资婀娜,面颊绯红,眼波流转;似乎看见诗人空对桃花,惆怅暗叹。桃花太美,总被赋予人性,在描写桃花的诗词里,也总有若隐若现的可人的女子:“桃花窗外春意暖,桃花帘内晨妆懒。窗外桃花帘内人,人与桃花隔不远。桃花帘外开依旧,帘中人比桃花秀。花解怜人弄清柔,隔帘折枝风吹透。”花美若人,人怜娇花,花人相和,精妙如此,不仅引人浮想遐思。

林里的蜜蜂也繁忙起来了,嘤嘤嗡嗡的,在花间穿梭。于这朵骤然一点,于那朵骤然一点,忽然就又不见了踪影,待仔细寻时,发现它已在另一个花心里颤抖着身体,“戏弄”金丝般的花蕊呢。时而有风拂过,满树的桃花迎合着风势,一俯一颌,此时的风儿恰如一位母亲,为女儿梳头一般。美丽的或许都很短暂,因为花期短,有些早开的花儿,若稍有一丁点儿的风,便扑簌簌飘下几瓣残红。这落在泥土里的尤物,似乎不甘心就此老去,随着两股低走的风,竭力翻转了两下身体,而后无奈的静了下来,等待干枯。“一朝春尽红颜老,花落人亡两不知……”,此番景象,若叫那多愁多病的林黛玉看去了,定然又手持荷锄,悲悲凄凄地伤心,"天尽头,何处有香丘”了。

行于林间小路,四顾全是姿态扬抑的桃树,一时间,恍然自己便是那《桃花源记》里的武陵人,“忽逢桃花林,夹岸数百步,中无杂树,芳草鲜美,落英缤纷……”。一切都是心醉的颜色,到处都是沁人心脾的馨香,真叫人乐而忘返了。

归途中,见到一片片金灿灿的油菜花,簇拥着阳光的金黄,虽也显气势,却是少了些层次;还有一片梨园,也正值飞花季节,可怜花色淡白,少了颜色,索然无味。如此而来,更觉得桃花的曼妙可人,韵味无穷。

描写春天的优美散文

  张晓风 《春之怀古》 我最喜欢的

  春天必然曾经是这样的:从绿意内敛的山头,一把雪再也掌不住了,噗嗤的一声,将冷脸笑成花面,一首澌澌然的歌便从云端唱到山麓,从山麓唱到低低的荒村,唱入篱落,唱入一只小鸭的黄蹼,唱入软溶溶的春泥——软如一床新翻的棉被的春泥。

  那样娇,那样敏感,却又那样浑炖无涯。一声雷,可以无端地惹哭满天的云,一阵杜鹃啼,可以斗急了一城杜鹃花,一阵风起,每一棵柳都吟出一则则白茫茫、虚飘飘说也说不清、听也听不请的飞絮,每一丝飞絮都是一件柳的分号。反正,春天就是这样不讲理、不逻辑,而仍可以好得让人心平气和。

  春天必然曾经是这样的:满塘叶黯花残的枯梗抵死苦守一截老根,北地里千宅万户的屋梁受尽风欺雪压犹自温柔地抱着一团小小的空虚的燕巢,然后,忽然有一天,桃花把所有的山村水廓都攻陷了。柳树把皇室的御沟和民间的江头都控制住了——春天有如旌旗鲜明的王师,团长期虔诚的企盼祝祷而美丽起来。

  而关于春天的名字,必然曾经有这样的一段故事:在《诗经》之前,在《尚书》之前,在仓颉造字之前,一集小羊在啮草时猛然感到的多汗,一个孩子在放风筝时猛然感觉到的飞腾,一双患风痛的腿在猛然间感到的舒活,千千万万双素手在溪畔在塘畔在江畔浣沙的手所猛然感到的水的血脉……当他们惊讶地奔走互告的时候,他们决定将嘴噘成吹口哨的形状,用一种愉快的耳语的声量来为这季节命名——“春”。

  鸟又可以开始丈量天空了。有的负责丈量天的蓝度,有的负责丈量天的透明度,有的负责用那双翼丈量天的高度和深度。而所有的鸟全不是好的数学家,他们吱吱喳喳地算了又算,核了又核,终于还是不敢宣布统计数字。

  至于所有的花,已交给蝴蝶去点数。所有的蕊,交给蜜蜂去编册。所有的树,交给风去纵宠。而风,交给檐前的老风铃去一一记忆、一一垂询。

  春天必然曾经是这样,或者,在什么地方,它仍然是这样的吧?穿越烟箩与烟箩的黑森林,我想走访那踯躅在湮远年代中的春天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本站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