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黄杏的功效

为什么灵遁者散文《捡黄杏的女孩》有种平静的美

为什么灵遁者散文《捡黄杏的女孩》有种平静的美

确实有种平静的美,很细腻。

用语,用词朴素,却真实。

结尾可以当做赏析来看:人世间的缘分和相遇,也许就是这样的。

来了,就来了。

去了就去了。

不过不得不承认,她这样的过客,留下了美的回忆。

那个下午的宁静,就好像一幅画,透着淡绿色,随着小河一直一直在波动。

我如果是一个画家,定能画一幅很美丽的关于她捡杏子画。

最后想说,愿她良人早嫁,愿她儿女成群,愿她在人间从不落下悲痛之泪。

回忆过去,总会有感慨。

原文如下。

捡黄杏的女孩

——灵遁者

时间过去太久了,我忘了她的模样了,也忘了她的姓名了。

我且称呼她是捡黄杏的女孩吧。

那应该是夏末秋初日子,我去了我外婆家。

我家住在绥德,外婆家在子洲一个叫南沟岔的地方,相距约有100里路。

我当时大概12岁左右吧。

到了外婆家,我就坐在炕沿上。

正无聊之际,外面听见有人叫:“三婶娘,三婶娘。

”声音还没有落尽,就见窑里进来一个姑娘。

约莫也和我年龄相仿,她看见我愣了一下。

立刻没有了刚才的劲头,低声问我:“我三婶娘呢?”

我说大概在外面。

她就出去外面了。

我坐在里面,也想出去,但又不大好意思,就没有出去。

果然一会,我外婆出现了。

我就出去了。

女孩说:“这是新捡的黄杏,都是软的。

我妈让我给你送点。

”我外婆接了过去。

指了指我道:“这是我二女儿家的小子。

第一次来。

你不认识。

”女孩朝我看看。

外婆指着女孩跟我说:“这是你二妗子家的大女儿。

你也不认识。”

然后让女孩坐下,女孩大概见有我在,就说不坐了,说我还要去捡杏子。

我外婆接住话道:“那正好带我孙子去山上转转吧。

他刚来,正无聊呢。”

女孩有点不知所措,看看我。

然后说:“好吧。”

外婆又对我说:“对面山上全是杏子树,想吃多少吃多少。

吃完杏胡别扔,砸开还有杏仁呢,能卖钱。

”我正无聊,就点点头。

心里暗自兴奋,高兴。

女孩就在前面走,我跟在她后面,出了院子。

我记得她是个瘦瘦的,高挑的女孩。

长的有些好看,但具体眼睛大不大,眉毛长不长,我竟然也想不来了。

总之当时,我很高兴的跟着她。

要到河对面,自然要过河。

路上见了好多人,都问她:“这是谁啊?”然后她自己解释几遍,其实她自己也解释不明白。

我自己呢,又对中国这种婶子,妗子这些关系闹不清,所以就不支声。

倒是一个阿姨问,你是二的儿子?我说是。

她还笑道:“呀,这么快,你妈我们从小玩大的。

没想到,她的小子都这么大了。

”我只是不语。

然后女孩带着我继续走,我们隔了有两米。

我不知道,她叫什么。

抑或是知道,但是忘了。

过河的时候,我很兴奋。

小河水是很清的。

我甚至想跳进去游泳。

大概是过于兴奋,我被河卵石上的青苔滑了一下,跌倒在水里。

女孩连忙问:“没事吧。

”她伸过来一只手,要拉我。

我没有去接。

但发现她的手,很瘦长,甚至有点营养不良的感觉。

过了河上山,没走过久,我看见一个庙。

我问她:“这是什么庙啊。

”她说:“娘娘庙。”

我问:“娘娘庙是什么庙?”

她说:“好像是管生孩子的,我也不清楚。”

我说你带我进去看看吧。

她有些不情愿,可能是对寺庙害怕吧。

但还是带了我开了庙门,慢慢走了进去。

她特意嘱咐我:“你进去要悄悄的,不要吵着神仙。”

我点点头,尾随她进去。

这个庙的院子,不算大,但也不算小。

院子里面,就是一棵很粗大槐树。

她说:“我奶奶说,这树好几百年了。”

我自然是不信她的,我想怎么可能呢。

但我当时还没有拆穿她。

院子里只有三个房间。

正面一个,左右侧面各一个。

那时候有阳光,树上的知了叫个不停,显得格外的静。

我们穿很薄,都是短裤半袖。

所以一踏进房间,就感觉到一股冷气袭来。

门口就是一个小木踏,用来磕头的。

我说:“你磕头吧。”

她怯怯的看看我反问道:“你为啥不磕呢?”

我说我等你磕了再磕头。

她果然听我的跪下磕了一个。

我也磕了一个。

她催促道:“我们赶紧走吧。”

我看她害怕的样子,我反而不害怕了。

倘若我一个人进来,定然也是害怕的。

侧面的雕像是两个男人,可能是武财神吧。

反正日子久了,看着有些破败,还挺凶的。

我先进去的,突然心血来潮,就跳上去,藏起来,站在雕像背后。

见我没出来,她进来了。

进来看见没有人,她的表情是不自然的,有点怯意,不时朝门口看。

她低声道:“你在哪?”

我依然不作声。

她又说:“别这样闹好不?”我还不作声。

在佛像后面捂着嘴,怕自己笑出来。

她说:“我出去了。

”然后就真出去了。

她出去之后,我还没有立刻出来。

她站在门外说:“我真的出去了。

我不等你了。

”我还是不语。

过了一会我探头看,没有动静。

自己又觉得没意思,又害怕,就自己出来了。

出去没有看见她,我就叫她。

出了院子,才看见她。

她说你太坏了,我妈都不让我们进这里的。

我问为什么。

她说:“寺庙是大人进的地方。

小孩不要去。

我们还小。”

我说:“我不小了。

”她笑了,只有这次笑的自然些,之前她的笑,她的一举一动都是腼腆的。

看我总是一看,就避开眼神。

我也是,总不太好意思去看她。

现在好些了。

她也不恼我刚才吓她,说我们赶紧去捡杏子吧。

我问她还有多久到了,她说还得20分钟。

我就有点退意了,因为坡很陡,走的累了。

又走了一会,我看见一些杏子树,连忙喊她:“这不是杏子吗?你看都黄了。”

她说:“这不是我家的,这是人家的。

你外婆家的,也不在这。”

我就说:“没事,我们去偷点。

”因为我以前在农村也经常偷。

她想了想说不好吧。

我说你没偷过吗?她说跟我哥偷过。

我不等她同意,就跑到一颗树下。

也不用上树,就能摘到。

说是捡杏子,其实是摘杏子,只有人多的时候,才会把杏子用棍子打下来,大家一起捡。

我摘了几个,就坐在树下了,准备吃。

她也坐下了。

她说:“小心虫子。

”结果我第一个就吃出了虫子,我要扔。

她说:“你不懂,有虫子的才好吃。”

她这样说,把我逗笑了。

我说:“那你吃。”

她接过去,把里面的虫子扔了,又用手细致的挑了里面的脏东西,很认真。

最后用嘴轻轻咬掉一个角,然后一口吃了。

吃饭还朝我得意的笑一下。

我还是第一次见女孩这样吃。

我之前在农村都是直接扔了。

后面吃了几个,又吃出了虫子了。

我也学她那样,吃了一个。

还不错。

她说:“好吃吧。

虫子比我们都会选好的。

不甜的,硬疙瘩杏子虫子都不吃的。

”我一想,还真是这个理。

看着山下的河,我问她:“怎么不见你们游泳呢?”

她说:“游啊。

我哥哥他们这会肯定去游泳了。

在那边,大坝那块。

”说完,她给我指了一个方向。

我问她:“你会游泳吗?”

她说:“不会,我们女孩在浅水地方游泳。

男的在上面游泳。”

我点点头,想问她不怕被男生偷看吗?又没有问。

因为我们村里女孩就怕男生偷看。

她们总是等男生们都游泳回去了,她们才下水。

我吃完又摘了一些,坐下吃。

她说:“杏子不能多吃,吃多了拉肚子。

还烧心。”

我说我知道,不过肚子好,消化厉害。

她就没说什么了。

然后我突然想给她讲个笑话。

我说我给你讲个笑话,她说好。

可是我想了一下,这个笑话太脏了。

就又说我忘了。

我怕毁了我在她心里的印象。

我当时肯定这样想的。

因为这个笑话,是这样的。

有一天我偷杏子,然后在杏树下大便。

之后我就用土埋起来。

结果正好被杏树主人的儿子看到,他上来要抓我们。

结果我们都跑了。

可是一会他哭着来找我妈告状了,手上全是屎。

说你家王银太坏了。

原来他以为我埋的是杏子,就用手挖了,结果就糟糕了。

这个是我经历的真实的事情。

可我没有说给她听。

我们又说了好多话,好像问过学校,聊过狗,山里的兔子,野鸡。

期间她被蚊子咬了,她还用手挠,结果挠出了血。

我只记得,她的面容是好看的,但就是想不来具体的轮廓了。

她总是腼腆,眼神里有点恍惚不安,可能我也是这样的。

后来我摘了一兜兜杏子,下山的时候,跑的快,还掉了不少。

她说:“不用管了,明天再来可以捡。

给你捡一大筐,让你几天都吃不完的。

”我就高兴的笑了。

过了河,到了公路上,她说她要回家了。

我说好吧。

然后她就转身回去了。

我回家我外婆说:“回来了?山上好玩吗?我们这的杏子多吧。”

我说:“回来了,好玩。”

第二天我早上起来,我肚子不舒服,拉肚子。

拉的很难受。

我想起了她说吃多了拉肚子。

果然被她说中了。

不过到下午,好一些。

我以为她可能会来找我。

可是她再没来。

我也没有好意思问我外婆,她叫什么?她家在哪?她多大了?

回到公路上的时候,大概我就有意识,想到了可能不会再见面了。

我说你有时候到了城里,你可以找我玩来。

她说好,表情怪怪的。

我想确认她明天来不来找我捡杏子,也没有问。

后来几年里,我也又去外婆家好几次,但终究再没有见过这个女孩,也没有问过关于她的一点点事情。

人世间的缘分和相遇,也许就是这样的。

来了,就来了。

去了就去了。

不过不得不承认,她这样的过客,留下了美的回忆。

那个下午的宁静,就好像一幅画,透着淡绿色,随着小河一直一直在波动。

我如果是一个画家,定能画一幅很美丽的关于她捡杏子画。

最后想说,愿她良人早嫁,愿她儿女成群,愿她在人间从不落下悲痛之泪。

摘自独立学者,作家,国学起名师灵遁者散文作品。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本站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