陕西(延安 安塞 保安 安定 延长 延川 旬邑 淳化 定边 靖边 甘泉 富县 米脂 绥德 佳县 清涧 吴堡) 甘肃(庆阳 合水 环县 镇原 宁县 正宁) 宁夏(花马池 神府区 关中)

您所在位置:> 陕甘宁网首页 > 综合 > 正文

渣打集团行政总裁:在去杠杆上中国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2018-06-19 15:23:31 来源:澎湃新闻 繁体中文 有奖报错 发表评论 打印正文 关闭页面

  温拓思(Bill Winters),这位在华尔街工作了30多年的银行家,对中国当前面临的债务问题并不讳言。在回答澎湃新闻记者“如何对比金融危机与中国的现状”这一问题时,他诚恳地说,我们并不知道下一次危机会源起于哪个环节,需要特别关注债务比较集中的领域,中国的去杠杆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渣打集团行政总裁温拓思与渣打银行(中国)行长张晓蕾在6月15日参加上海陆家嘴论坛期间接受了包括澎湃新闻在内的媒体专访。

  作为金融危机的亲历者,温拓思曾在摩根大通银行任职26年并担任多个领导岗位;2011年,温拓思创办对冲基金公司Renshaw Bay并担任总裁兼主席,直至接受渣打集团的任命。

  在过去数十年间,渣打集团一直保持盈利,金融危机期间也表现优异。温拓思2015年1月出任渣打集团行政总裁,这一年渣打集团也出现了近27年来的首次亏损。渣打集团(02888.HK)2015年报显示,其经营收入154亿美元,下降15%,税前亏损15亿美元。当年贷款减值高达40亿美元。

  在温拓思带领下,集团业绩逐渐扭亏为盈。集团2017年集团全年经营收入142.89亿美元,同比增加3.48%。年报显示,渣打集团将于2018年完成重组,且有望于中期实现8%以上的股东权益回报。

  中国会按照自己的节奏开放

  温拓思指出,渣打长期以来一直认定中国会按照自己的节奏进行开放,渣打中国的所有战略布局也都是基于这一前提。

  2017年7月,“债券通(北向通)”开通,渣打中国在开通首周就协助客户发行了 390 亿元债券,占当时“债券通”发行规模的 90.7%,渣打中国和渣打香港还参与了债券通首笔一级市场债券发行计划。去年8月,渣打中国还发行了银行间市场的首单“债券通(北向通)”资产证券化项目。同月取得了信用风险缓释工具核心交易商资质,并于9月完成外资银行在中国的首笔信用违约互换交易。今年1月渣打获得了境外非金融企业债务融资工具主承销资格。

  “在此次中国之行中,我也非常明显地看到了中国的监管机构和各级政府有这样的意愿和外资银行保持密切沟通和协作,我们也期待可以获得更多的牌照和许可,可以持续扩大我们在中国的业务。”温拓思表示。

  温拓思此行还走访了四川、广东等地,并代表渣打银行(中国)有限公司与四川省政府在成都签署全面金融服务与合作备忘录,渣打银行(中国)有限公司与四川将建立全方位、多层次、宽领域的金融业务合作机制,在融入国家“一带一路”建设、推进现代金融业发展、支持自贸试验区建设等领域进一步加强合作。

  渣打银行(中国)为渣打集团的全资子公司,年报显示截至2017年底,渣打中国的总资产达到2250亿元,同比增长15%。全年营业收入同比增长4.2%,至53.6亿元;全年实现营业利润17.5亿元,同比增长176%。

  温拓思介绍称,渣打集团在45个“一带一路”沿线国家都有业务网络,在“一带一路”的沿线国家和当地客户有很长和很坚固的合作关系,与各国的进出口担保公司、多边机构和当地政府都有密切的合作关系。对于希望开拓“一带一路”沿线机会的中国客户,渣打银行非常希望可以帮助他们,同时对于希望进入中国的“一带一路”沿线客户,渣打也可以作为他们的桥梁。渣打集团。“我可以很自豪的说渣打银行是在‘一带一路’沿线市场最活跃的国际银行。”

  温拓思也强调关于中国企业“走出去”存在的相关风险。首先是政治风险,特别是在一些欠发达地区政治风险比较高;其次是运营风险,在一些更长期、技术复杂性更高的项目中,运营风险就比较突出。

  中国还有很长的路要走,目前杠杆的存量比例仍比较高

  金融危机后,“债务-投资”驱动的经济增长模式导致中国杠杆率快速攀升。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数据显示,截至 2016 年末,中国非金融部门债务占GDP的比重已经高达235%,较10年前约135%的比率大幅增加。

  温拓思向澎湃新闻表示,在看待金融危机的问题时,仍需关注经济周期,经济周期是不会消失的。温拓思描摹的金融危机的形态是,当经济周期出现问题,信贷周期与商业周期下行,而银行体系又有其薄弱的环节时,就会扩大其影响并传导,进而演变成金融危机。“自上次金融危机爆发以来,无论在中国还是在全球各地,银行系统都得到了大大的加强。所以当下一次信贷周期或者商业周期进入下行周期时,不太可能会通过银行体系将周期下行转化成危机。”

  但是,温拓思也提到中国的债务风险。他指出,中国政府一方面坚持聚焦于去杠杆,包括国企、民企和政府的去杠杆在过去几年都在坚决的进行;金融领域中包括理财产品和影子银行的透明度都在提高,这些都有助于降低负债水平。这些举措,包括企业部门的去杠杆,在过去几年中也取得了成效,这表明杠杆水平还在控制范围以内。虽然取得了这些成效,但温拓思也指出,中国还有很长的路要走,目前杠杆的存量比例还是比较高。

  国家统计局公布的5月宏观经济数据中,消费和投资等数据创下新低。5月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3.03万亿元,同比名义增长(为未扣除价格因素)8.5%,增速创近 15 年以来新低;全国固定资产投资,继续放缓至 6.1%,创统计局自 1995 年有数据记录以来的新低。市场纷纷表示中国经济下行风险已经凸显,三季度经济增速或出现超预期下滑。

  “我们并不知道下一次危机会源起于哪个环节。我们需要特别关注债务比较集中,对于经济影响比较大的领域。如果在这些领域中企业杠杆率比较高,那么在面对经济困难时他们的反应可能就会过激,其反应程度超过了经济下行本身对于其冲击的程度。”温拓思称。

  温拓思的建议是,监管机构需要进一步加深对于风险积聚领域的研究,即经济的哪些领域积聚了比较高的负债和风险。如果一个经济体中的风险是比较均匀分布的话,就不太可能出现危机。如果一个领域的风险比较集中,那么这就可能成为经济中的薄弱环节。

声明:陕甘宁网登载此文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文章内容仅供参考。

网站简介 | 网站地图 | 友情链接 | 媒体报道 | 合作伙伴 | 人才招聘 | 营销中心 | 联系方式 | 加入收藏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许可证编号:ICP备11035925号
© 陕甘宁网 版权所有 未经授权请勿转载 QQ:764761084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