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文章

冰心所有散文在哪里

  冰神  白茫茫的地上,自己放着风筝,一丝风意都没有——  [yang]起来了,愈飞愈紧,却依旧是无风。抬头望,前面  矗立着一座玲珑照耀的冰山;峰尖上庄严地站着一位女神,眉  目看不分明,衣裳看不分明,只一只手举着风筝,一只手指着  天上——  天上是繁星错落如珠网—— 

冰心所有散文在哪里

  冰神

  白茫茫的地上,自己放着风筝,一丝风意都没有——

  [yang]起来了,愈飞愈紧,却依旧是无风。

抬头望,前面

  矗立着一座玲珑照耀的冰山;峰尖上庄严地站着一位女神,眉

  目看不分明,衣裳看不分明,只一只手举着风筝,一只手指着

  天上——

  天上是繁星错落如珠网——

  一转身忽惊,西山月落凉阶上,照着树儿,射着草儿。

  这莫是她顶上的圆光,化作清辉千缕?

  是真?是梦?我只深深地记着:

  是冰山,是女神,是指着天上——

  —九二一年八月二十日追记。

  (本篇最初发表于北京《晨报》1921年8月26日,后收入诗

  集《春水》。

  一朵白蔷薇

  怎么独自站在河边上?这朦胧的天色,是黎明还是黄昏?

  何处寻问,只觉得眼前竟是花的世界。

中间杂着几朵白蔷薇。

  她来了,她从山上下来了。

靓妆着,仿佛是一身缟白,手

  里抱着一大束花。

  我说,“你来,给你一朵白蔷薇,好簪在襟上。

”她微笑

  说了一句话,只是听不见。

然而似乎我竟没有摘,她也没有戴,

  依旧抱着花儿,向前走了。

  抬头望她去路,只见得两旁开满了花,垂满了花,落满了

  花。

  我想白花终比红花好;然而为何我竟没有摘,她也竟没有

  戴?

  前路是什么地方,为何不随她走去?

  都过去了,花也隐了,梦也醒了,前路如何?便摘也何曾

  戴?

  一九二一年八月二十日追记。

  (本篇最初发表于北京《晨报》1921年8月26日,后收入

  诗集《春水》。

  《繁星春水》是大作家冰心的诗歌集,里面的内容是冰心平时随便记下的“随时随地的感想和回忆”。

这两本书含蓄隽永、富于哲理,很受大家的欢迎,因此成了教育部《中学语文教学大纲》指定书目。

  “聪明人,抛弃你手里幻想的花吧!她只是毫无缥缈的,反分却你眼底的春光。

”诗歌集里,我最欣赏的就是这首诗了。

我从前就是个爱幻想的人,天天沉迷于对未来的幻想,而不能明智地改善现在。

我小时都会幻想自己的未来多么的成功,多么一帆风顺、无与伦比,但那仅仅就是幻想中的开得一朵尤其艳丽而遥不可及的花儿,不是现实,我那时学习就是因为“爱想而不爱做”变得一点也不用心,成绩也是日益地跟不上。

天天幻想,很多时候会与难得的大好机会擦肩而过,我记得是我二年级的时候,数学计算比赛,其他同学全都跃跃欲试,积极准备着,而我却想象自己一定会有好成绩,到了比赛时,一看试题,就傻眼了,大部分同学都上榜了,我却一鼻子灰,那时是追悔莫及呀!喜爱幻想,而没有一点意向想努力去争取现时中真正香味扑鼻的花,那就只是一场毫无意义的白日梦!我们都应该把幻想的花扔掉,去摘真的鲜花!

  冰心的诗也带着一丝愁绪,却更加能体现诗中的含义,同时也鞭策着人们。

如这首:

  老年人对小孩说:

  “流泪罢,

  叹息罢,

  世界多么无味呵!”

  小孩笑着说:

  “饶恕我,

  先生!

  我不会设想我所未经过的事。”

  小孩子对老年人说:

  “笑罢,

  跳罢,

  世界多么有趣啊呵!”

  老年人叹着说:

  “原谅我,

  孩子!

  我不忍回忆我所已经过的事。”

  我读了这首诗,真想成为里面那热爱生活、天真烂漫的孩子。

那老人,他没有快乐的从前,到了老年,已经衰老,想到以前的事,只有一个词“不堪回首”。

因为他没有细心仔细地观察社会,所以很无聊。

我不想成为他,我也曾觉得世界很无聊过,每天做同样的事,太乏味了,但只要你看得远一些,你就会觉得世界多美好、充满期待,我相信,诗中的小孩,等他到了老年,他一定会有很多美好的回忆!

  我其实不喜欢看诗,但冰心的这本《繁星春水》让我改变了,诗中的意境与精髓一定能让让你回味、赞叹!

  霞,是我的老朋友了!我童年在海边、在山上,她是我的最熟悉最美丽的小伙伴,她每早每晚都在光明中和我说“早上好”或“明天见”。

但我直到几十年以后,才体会到云彩更多,霞光才愈美丽。

从云翳中外露的霞光,才是璀璨多彩的。

  生命中不是只有快乐,也不是只有痛苦,快乐和痛苦是相生相成、互相衬托的。

  快乐是一抹微云,痛苦是压城的乌云,这不同的云彩,在你生命的天边重叠着,在“夕阳无限好”的时候,就给你造成一个美丽的黄昏。

一个生命会到了“只是近黄昏”的时节,落霞也许会使人留恋,惆怅。

但人类的生命是永不止息的。

地球不停地绕着太阳自转。

东方不亮西方亮,我窗前的晚霞,正向美国东岸的慰冰湖上走去……

  在这里,冰心把“快乐”比作“一抹微云”,把“痛苦”比作“压城的乌云”,说它们“相生相成、互相衬托”,共同构成了生命的“美丽的黄昏”。

这就使她的作品不再停留在以往那种纯理想主义的诗美人生的追求上,而直面生活的多种色调,正视人生的痛苦。

与悲观主义者不同的是,在冰心的世界中,痛苦亦成为人生的一种景象,成为美丽人生的不可缺少的组成部分。

这种体验意味着冰心正不断走向深邃。

  冰心散文以文字的典雅、思想的纯洁率真、感情的纤细幽深打动读者。

而最属于她个人的、最能显示她艺术个性的还是她唱出的动人的爱的颂歌。

她用艺术拥抱人生,她的作品的意蕴正是其人生的意蕴。

她从现实人事的种种纠葛烦恼中超越出来,而乐于从总体上品尝人生况味。

把自然人生化,使之有了可触摸的实质性的生命;把母爱、童真作为体认人生美好底蕴的一条通道。

她含着微笑看人生,相信“爱”能引导人们向善向美。

母爱、童贞、自然,这三者构成了她爱的世界。

她赞美母爱,曾深情地说,“这样浓深,这般沉挚,开天辟地的爱情啊!愿天下一切有知,都来颂赞!”她认定,母爱可以引导人类走向新的文明,靠着它,便能建造一个“个个自由、个个平等”的世界;她赞美童贞,描绘儿童稚气娇憨的情态,欣赏他们的智慧聪颖。

她觉得,大人的世界充满互相残杀、争权夺利,而儿童的世界是纯真无邪、互爱互怜的,她多么希望人类能再观这美好的童年;同样,冰心倾心自然也表现了一种追寻,希望在自然的清新里,平息人间的恶斗,融化人类的怨嗔。

为此,她常常徜徉于大自然,流连忘返,与大海为友,与湖泊作伴。

春风、秋云、碎雪、微雨、明月、星晨,无不倾注她美好的情思和善良的祝愿。

她对人类的光明前景充满信心。

她希望人们真挚地去爱、去共同创造理想的社会,理想的人生。

  茅盾在《冰心论》中说:“在所有‘五四’期的作家中,只有冰心女士最属于她自己。

”是的,冰心属于她自己,她的独特性恰恰在于她以艺术的形式表现了一种本原性的追问和解答,她执著探究的是那个概念化、对象化之前的本真的、活生生的世界,她属于历史,也属于今天,更属于不老的散文天地。

  樱花赞

  樱花是日本的骄傲。

到日本去的人,未到之前,首先要想起樱花;到了之后,首先要谈到樱花。

你若是在夏秋之间到达的,日本朋友们会很惋惜地说:“你错过了樱花季节了!”你若是冬天到达的,他们会挽留你说:“多呆些日子,等看过樱花再走吧!”总而言之,樱花和“瑞雪灵峰”的富士山一样,成了日本的象征。

  我看樱花,往少里说,也有几十次了。

在东京的青山墓地看,上野公园看,千鸟渊看……;在京都看,奈良看……;雨里看,雾中看,月下看……日本到处都是樱花,有的是几百棵花树拥在一起,有的是一两棵花树在路旁水边悄然独立。

春天在日本就是沉浸在弥漫的樱花气息里!

  我的日本朋友告诉我,樱花一共有三百多种,最多的是山樱、吉野樱和八重樱。

山樱和吉野樱不像樱花那样地白中透红。

也不像梨花那样地白中透绿,它是莲灰色的。

八重樱就丰满红润一些,近乎北京城里春天的海棠。

此外还有浅黄色的郁金樱,枝花低垂的枝垂樱,“春分”时节最早开花的徒岸樱,花瓣多到三百余片的菊樱……掩映重叠、争妍斗艳。

清代诗人黄遵宪的樱花歌中有:

  …………………

  墨江泼绿水微波日本樱花

  万花掩映江之沱

  倾城看花奈花何

  人人同唱樱花歌

  …………………

  花光照海影如潮

  游侠聚作萃渊薮

  …………………

  十日之游举国狂

  岁岁驩虞朝复暮

  …………………

  这首歌写尽了日本人春天看樱花的举国若狂的盛况。

“十日之游”是短促的,连阴之后,春阳暴暖,樱花就漫山遍地的开了起来,一阵风雨,就又迅速地凋谢了,漫山遍地又是一片落英!日本的文人因此写出许多“人生短促”的凄凉感喟的诗歌,据说樱花的特点也在“早开早落”上面。

  也许因为我是个中国人,对于樱花的联想,不是那么灰黯。

虽然我在一九四七年的春天,在东京的青山墓地第一次看樱花的时候,墓地里尽是些阴郁的低头扫墓的人;间以喝多了酒引吭悲歌的醉客,当我穿过圆穹似地莲灰色的繁花覆盖的甬道的时候,也曾使我起了一阵低沉的感觉。

  今年春天我到日本,正是樱花盛开的季节,我到处都看了樱花,在东京,大阪,京都,箱根,镰仓……但是四月十三日我在金泽萝香山上所看到的樱花,却是我所看过的最璀璨,最庄严的华光四射的樱花!

  四月十二日,下着大雨,我们到离金泽市不远的内滩渔村去访问。

路上偶然听说明天是金泽市出租汽车公司工人罢工的日子,金泽市有十二家出租汽车公司,有汽车二百五十辆,雇用着几百名的司机和工人。

他们为了生活的压迫,要求增加工资,已经进行过五次罢工了,还没有达到目的,明天的罢工将是第六次。

  那个下午,我们在大雨的海滩上,和内滩农民的家里,听到了许多工农群众为反对美军侵占农田作打靶场奋起斗争终于胜利的种种可泣可歌的事迹。

晚上又参加了一个情况热烈的群众欢迎大会,大家都兴奋得睡不好觉。

第二天早起,匆匆地整装出发,我根本把今天汽车司机罢工的事情,忘在九霄云外了。

  早晨八点四十分,我们从旅馆出来,十一辆汽车整整齐齐地摆在门口。

我们分别上了车,徐徐地沿着山路,曲折而下。

天气晴明,和煦的东风吹着,灿烂的阳光晃着我们的眼睛……

  这时我才忽然想起,今天不是汽车司机们罢工的日子么?他们罢工的时间不是从早晨八时开始么?为着送我们上车,不是耽误了他们的罢工时刻么?我连忙向前面和司机同坐的日本朋友询问究竟。

日本朋友回过头来微微地笑说:“为着要送中国作家代表团上车站,他们昨夜开个紧急会议,决定把罢工时间改为从早晨九点开始了!”我正激动着要说一两句道谢的话的时候,那位端详稳静、目光注视着前面的司机,稍稍地侧着头,谦和地说:“促进日中人民的友谊,也是斗争的一部分呵!”

  我的心猛然地跳了一下,像点着的焰火一样,从心灵深处喷出了感激的漫天灿烂的火花……

  清晨的山路上,没有别的车辆,只有我们十一辆汽车,沙沙地飞驰。

这时我忽然看到,山路的两旁,簇拥着雨后盛开的几百树几千树的樱花!这樱花,一堆堆,一层层,好像云海似地,在朝阳下绯红万顷,溢采流光。

当曲折的山路被这无边的花云遮盖了的时候,我们就像坐在十一只首尾相接的轻舟之中,凌驾着骀荡的东风,两舷溅起哗哗的花浪,迅捷地向着初升的太阳前进!

  下了山,到了市中心,街上仍没有看到其他的行驶的车辆,只看到街旁许多的汽车行里,大门敞开着,门内排列着大小的汽车,门口插着大面的红旗,汽车工人们整齐地站在门边,微笑着目送我们这一行车辆走过。

樱花

  到了车站,我们下了车,以满腔沸腾的热情紧紧地握着司机们的手,感谢他们对我们的帮忙,并祝他们斗争的胜利。

  热烈的惜别场面过去了,火车开了好久,窗前拂过的是连绵的雪山和奔流的春水,但是我的眼前仍旧辉映着这一片我所从未见过的奇丽的樱花!

  我回过头来,向着同行的日本朋友:“樱花不消说是美丽的,但是从日本人看来,到底樱花美在哪里?”他搔了搔头,笑着说:“世界上没有不美的花朵……至于对某一种花的喜爱,却是由于各人心中的感触。

日本文人从美而易落的樱花里,感到人生的短暂,武士们就联想到捐躯的壮烈。

至于一般人民,他们喜欢樱花,就是因为它在凄厉的冬天之后,首先给人民带来了兴奋喜乐的春天的消息。

在日本,樱花就是多!山上、水边、街旁、院里,到处都是。

积雪还没有消融,冬服还没有去身,幽暗的房间里还是春寒料峭,只要远远地一丝东风吹来,天上露出了阳光,这樱花就漫山遍地的开起!不管是山樱也好,吉野樱也好,八重樱也好……向它旁边的日本三岛上的人民,报告了春天的振奋蓬勃的消息。

”樱花

  这番话,给我讲明了两个道理。

一个是:樱花开遍了蓬莱三岛,是日本人民自己的花,它永远给日本人民以春天的兴奋与鼓舞;一个是看花人的心理活动,做成了对于某些花卉的特别喜爱。

金泽的樱花,并不比别处的更加美丽。

汽车司机的一句深切动人的、表达日本劳动人民对于中国人民的深厚友谊的话,使得我眼中的金泽的漫山遍地的樱花,幻成一片中日人民友谊的花的云海,让友谊的轻舟,激箭似地,向着灿烂的朝阳前进!

  深夜回忆,暖意盈怀,欣然提笔作樱花赞。

  冰心的《樱花赞》历来脍炙人口.自七十年代末八十年代初选入中专语文教材以来,许多教师爱不释手,乐于执教.有的教师特别偏爱文章的第一部分(1至5自然段),认为作者把樱花品种之多,遍布之广,姿色之美以及日本人民对樱花樱花的特殊感情都淋漓尽致地表现出来了,写得很美.有的老师则欣赏文章的第二部分(6至10自然段),以为文章的第一部分固然写得很美,但第二部分是全文的主体,作者运用象征手法深刻地提示了主题,歌颂了中日人民的友谊.而且这部分的语言生动、优美,譬如把“激情”形象地写成“漫天的灿烂火花……”,不但色彩艳丽,而且画面动荡,的确是“绯红万顷,溢彩流光”,给人以浓郁的诗情,无穷的韵味,有一种身临其境的立体感,是全文描写最精彩意境最美的段落.但我以为,全文写得最传神,最富有震撼人心美感的既不是文章的第一部分,也不是文章的第二部分,而是文章的第三部分(第15自然段到结束),这是《樱花赞》的文眼.冰心以樱花作为日本人民的象征,寓哲理于形象之中,寓诗意于朴素之中,由表及里地揭示出樱花本质的美,发自内心的讴歌了热爱生活,敢于斗争,追求光明的日本人民!……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本站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