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文章

《局外人》简介

《局外人》是加缪的成名作,也是存在主义文学的代表作品。它形象地体现了存在主义哲学关于“荒谬”的观念;由于人和世界的分离,世界对于人来说是荒诞的、毫无意义的,而人对荒诞的

《局外人》是加缪的成名作,也是存在主义文学的代表作品。它形象地体现了存在主义哲学关于“荒谬”的观念;由于人和世界的分离,世界对于人来说是荒诞的、毫无意义的,而人对荒诞的世界无能为力,因此不抱任何希望,对一切事物都无动于衷。

  《局外人》以“今天,妈妈死了,也许是昨天,我不知道”开始,以“我还希望处决我的那一天有很多人来看,对我发出仇恨的喊叫声”结束。小说以这种不动声色而又蕴含内在力量的平静语调为我们塑造了一个惊世骇俗的“荒谬的人”:对一切都漠然置之的莫尔索。

  全书分为两个部分,第一部分从莫尔索的母亲去世开始,到他在海难上杀死阿拉伯人为止,是按时间顺序叙述的故事。这种叙述毫无抒情的意味,而只是莫尔索内心自发意识的流露,因而他叙述的接二连三的事件、对话、姿势和感觉之间似乎没有必然的联系,给人以一种不连贯的荒谬之感,因为别人的姿势和语言在他看来都是没有意义的,是不可理解的。唯一确实的存在便是大海、阳光,而大自然却压倒了他,使他莫名其妙地杀了人:“我只觉得饶钹似的太阳扣在我的头上……我感到天旋地转。海上泛起一阵闷热的狂风,我觉得天门洞开,向下倾泻大火。我全身都绷紧了,手紧紧握住枪。枪机扳动了……”

  在第二部分里,牢房代替了大海,社会的意识代替了莫尔索自发的意识。司法机构以其固有的逻辑,利用被告过去偶然发生的一些事件把被告虚构成一种他自己都认不出来的形象:即把始终认为自己无罪、对一切都毫不在乎的莫尔索硬说成一个冷酷无情、蓄意杀人的魔鬼。因为审讯几乎从不调查杀人案件,而是千方百计把杀人和他母亲之死及他和玛丽的关系联系在一起。所以在读者看来,有罪的倒不是莫尔索,而是法庭和检察官。

  难怪别人把加缪当成莫尔索,以为他也同样对世界采取如此冷漠的态度,加缪感到十分恼火,因为他和莫尔索是截然不同的。当然,他反对资产阶级、反对法西斯,同样也反对共产党,他的政治态度的变化在从《鼠疫》到《反抗的人》等作品中都有明显的表现,但是无论如何,加缪不像莫尔索那样对一切都无动于衷,而是对社会有自己鲜明的态度。他以同情的笔调赞扬莫尔索蔑视宗教、蔑视死亡的傲然态度,正是对30~40年代的资本主义世界的揭露和反抗。这种反抗虽然是消极的,然而深刻地反映了二次大战爆发后西方社会中蔓延的对世界感到不安和绝望的心理,因此具有一定的现实意义。

  小说采用第一人称叙述,但是主人公又从不分析他内心的思想感情,所以是内心描写和外部描写巧妙的结合,表明加缪掌握了美国作家福克纳、海明威等人的写作技巧。关于审讯和判决的段落则显然受到了卡夫卡作品的影响。主人公在自己不自觉的情况下犯罪,会使人联想到西默农的侦探小说。总之《局外人》的奇特而又新颖的笔调包含了不能以世俗之见和从字面上来理解的意义:塑造了一个显然与众个同的反面人物,却是一个不指望有别的社会,不想和别人有任何联系、只想保持自己个性不受干扰的人物。

  加缪的小说风格介于传统小说和新小说之间。一方面,存在主义文学是反传统的,作者从不介入小说,从不干预主人公的命运,从来不发表自己的议论;另一方面,小说的语言又极其简单明晰,可以说具有古典主义的散文风格,具有极强的表现力和感染力。《局外人》这部前所未有的小说的成功表明了加缪深厚的艺术造诣。当然,与新小说和荒诞派戏剧相比,包括《局外人》在内的存在主义文学,都由于其流畅可读而应归入传统文学的范围

加缪《局外人》的主要内容

《局外人》是加缪的成名作,也是存在主义文学的代表作品。它形象地体现了存在主义哲学关于“荒谬”的观念;由于人和世界的分离,世界对于人来说是荒诞的、毫无意义的,而人对荒诞的世界无能为力,因此不抱任何希望,对一切事物都无动于衷。

  《局外人》以“今天,妈妈死了,也许是昨天,我不知道”开始,以“我还希望处决我的那一天有很多人来看,对我发出仇恨的喊叫声”结束。小说以这种不动声色而又蕴含内在力量的平静语调为我们塑造了一个惊世骇俗的“荒谬的人”:对一切都漠然置之的莫尔索。

  全书分为两个部分,第一部分从莫尔索的母亲去世开始,到他在海难上杀死阿拉伯人为止,是按时间顺序叙述的故事。这种叙述毫无抒情的意味,而只是莫尔索内心自发意识的流露,因而他叙述的接二连三的事件、对话、姿势和感觉之间似乎没有必然的联系,给人以一种不连贯的荒谬之感,因为别人的姿势和语言在他看来都是没有意义的,是不可理解的。唯一确实的存在便是大海、阳光,而大自然却压倒了他,使他莫名其妙地杀了人:“我只觉得饶钹似的太阳扣在我的头上……我感到天旋地转。海上泛起一阵闷热的狂风,我觉得天门洞开,向下倾泻大火。我全身都绷紧了,手紧紧握住枪。枪机扳动了……”

  在第二部分里,牢房代替了大海,社会的意识代替了莫尔索自发的意识。司法机构以其固有的逻辑,利用被告过去偶然发生的一些事件把被告虚构成一种他自己都认不出来的形象:即把始终认为自己无罪、对一切都毫不在乎的莫尔索硬说成一个冷酷无情、蓄意杀人的魔鬼。因为审讯几乎从不调查杀人案件,而是千方百计把杀人和他母亲之死及他和玛丽的关系联系在一起。所以在读者看来点。宣传无神论和幸福主义伦理学。也最早提出社会契约论,有罪的倒不是莫尔索,而是法庭和检察官。

  难怪别人把加缪当成莫尔索,以为他也同样对世界采取如此冷漠的态度,加缪感到十分恼火,因为他和莫尔索是截然不同的。当然,他反对资产阶级、反对法西斯,同样也反对共产党,他的政治态度的变化在从《鼠疫》到《反抗的人》等作品中都有明显的表现,但是无论如何,加缪不像莫尔索那样对一切都无动于衷,而是对社会有自己鲜明的态度。他以同情的笔调赞扬莫尔索蔑视宗教、蔑视死亡的傲然态度,正是对30~40年代的资本主义世界的揭露和反抗。这种反抗虽然是消极的,然而深刻地反映了二次大战爆发后西方社会中蔓延的对世界感到不安和绝望的心理,因此具有一定的现实意义。

  小说采用第一人称叙述,但是主人公又从不分析他内心的思想感情,所以是内心描写和外部描写巧妙的结合,表明加缪掌握了美国作家福克纳、海明威等人的写作技巧。关于审讯和判决的段落则显然受到了卡夫卡作品的影响。主人公在自己不自觉的情况下犯罪,会使人联想到西默农的侦探小说。总之《局外人》的奇特而又新颖的笔调包含了不能以世俗之见和从字面上来理解的意义:塑造了一个显然与众个同的反面人物,却是一个不指望有别的社会,不想和别人有任何联系、只想保持自己个性不受干扰的人物。

  加缪的小说风格介于传统小说和新小说之间。一方面,存在主义文学是反传统的,作者从不介入小说,从不干预主人公的命运,从来不发表自己的议论;另一方面欠缺而不足以满足人们的需要。萨特把这个概念运用到哲学,小说的语言又极其简单明晰,可以说具有古典主义的散文风格,具有极强的表现力和感染力。《局外人》这部前所未有的小说的成功表明了加缪深厚的艺术造诣。当然,与新小说和荒诞派戏剧相比,包括《局外人》在内的存在主义文学,都由于其流畅可读而应归入传统文学的范围。

局外人的点评鉴赏

“大部分人总是表里不一,他们做的往往并非他们内心真正渴望的。他们都有一种群居意识,惧怕被疏离与被排斥,惧怕孤单无依靠。”但是莫尔索却有意无意地要跳出这个世界的既定模式,保持和芸芸大众的距离,完全遵照内心本性,做一个冷眼旁观、我行我素的局外人。这种局外人体现在几个方面:

首先是情感生活上的局外人,“今天,妈妈死了。也许是昨天,我搞不清”。这就是小说惊世骇俗的开篇。丧失亲人的打击无疑是沉痛而惨烈的,可是他却以极其平静的口吻轻描淡写地叙述,仿佛事不关己,连时间也记不准确,让人十分讶异。他自始至终都没有流过半点哀伤的泪水。在草草地给妈妈守灵下葬后,他还急不可耐地去海滩游泳,看喜剧片,寻求肉欲刺激。女友玛丽问他是否爱她,他却把这个人们视为神圣的问题当成毫无意义的废话,绝对不肯巧言令色来搪塞女友。邻居雷蒙殷切地表示想与他交个朋友,莫尔索却回答“做不做都可以”,一副无所谓的态度。

其次是工作,工作是一个人实现自我价值、获取荣华富贵的重要途径。基督徒认为工作是上帝赐予的使命,即“calling”,必须要严肃认真地对待。可是,当老板提出要派莫尔索去巴黎设置的办事处工作时,身居偏远小城的莫尔索却拒绝了这个发展前景广阔的差使,回答说:“人们永远无法改变生活,什么样的生活都差不多”。这种不知好歹的答案让老板颇为扫兴。此前,莫尔索为置办母亲丧事而向老板告假时,明显觉察出老板脸色不好,他却无动于衷,认为“反正不是我的错”,而不像别人一看到上司脸拉长了便胆战心惊,惴惴不安。他的这一心态和契诃夫小说《小公务员之死》中因得罪上司而忧郁致死的小公务员形成强烈反差。“不关心”、“无所谓”的工作态度使他自觉跳出了以“鞠躬尽瘁”、谋取“升官发财”的滚滚红尘。

再次是死神,当他无意间错杀了那个阿拉伯人之后,无论是在身陷囹圄的漫长岁月里,还是在法庭上愤怒的审判声中,他保持了一贯的冷漠态度。人们的言辞无法引起他太大的关注,周围微末的事物却紧紧攫住了他的心。“我听见椅子往后挪的声音”,“我看到好些记者都在用报纸给自己扇风”,“尽管挂着遮帘,阳光仍从一些缝隙投射进来”……面对人们“义正辞严”的谴责,他继续说出内心真实的想法,完全没有为了保命而讨好大众的媚态。在得知不公正的死刑强加于身后,他顽固地认为“自己曾经是幸福的,现在依然是幸福的”,“我希望处决我的那天,有很多人来看热闹,他们都向我发出仇恨的叫喊声”。对死亡的恐惧是人的天性,但是莫尔索却等闲视之,不以为意,摆脱了死亡对他的困扰。

还有彼岸世界的局外人,当人们被现实当中形形色色的苦难压迫得无路可走时,便会寄希望于飘缈的彼岸世界,渴盼能有一个永恒的上帝来拯救自己,指引道路,并祈求肉体毁灭后能灵魂升天,永享安乐。可莫尔索彻底否定这一绮丽幻想,不崇拜任何精神偶像。于是不论神甫怎样耐心劝导他皈依基督,虔心忏悔,他却不肯服从,并且坚信自己“对我所有的一切都有把握,比他(神甫)有把握得多”。

萨特评论道:“无所谓善恶,无所谓道德不道德,这种范畴对他不适用。作者为主角保留了‘荒谬’这个词,也就是说,主角属于极为特殊的类型”。

《局外人》以一种客观记录式的”零度风格”,粗线条地描述了主人公默尔索在荒缪的世界中经历的种种荒缪的事,以及自身的荒诞体验。从参加母亲的葬礼到偶然成了杀人犯,再到被判处死刑,默尔索似乎对一切都无动于衷,冷漠的理性的而又非理性的存在着,他像一个象征性的符号,代表了一种普遍的存在,又像是一个血红色的灯塔,具有高度的警示性。

小说中,威严的司法以某种荒谬的正襟危坐呈现,比如审讯几乎不集中于杀人案本身,而是想方设法将案犯妖魔化,把杀人者与母亲之死牵强附会。诉讼双方悄然获得某种置换,仿佛罪犯退出被告席而代之于法庭或检察官。小说结尾道“我还希望处决我的那一天有很多人来看,对我发出仇恨的喊叫声。”就是这种不动声色而又颇具内力的语调,活现了一个惊世骇俗、对一切漠然的“荒谬的人”。而从“这一个”中,人们看到更多的人,乃至一个阶层或整个社会的不可理喻。那些与杀人没有关联的事情,最后却把默尔索送上了断头台,这让默尔索看到了世界的荒诞性,而在那个荒诞的社会中,人是没有发言权也不被重视的。在庭审中,默尔索本想替自己辩白,但他的律师却告诉他:“别说话,这对您更有利。”由此,默尔索得出了这样的结论:“可以这么说,他们好像在处理这宗案子时把我撇在一边,一切都在没有我的干预下进行着。我的命运被决定,而根本不征求我的意见。”

然而,局外人现象的产生无疑是由那个世界本身所孕育的,默尔索的存在有其深刻的外部原因。本书写于二次世界大战期间,这个时期,西方世界正处于战争的恐慌之中,人们对社会充满迷惘,精神没有归宿。默尔索们正是生活在这样一个环境中,他们孤独、痛苦、冷漠,但又不甘于被现实的世界如此凌迫,于是他们变成了世界的局外人,自我成了自我的陌生人。他们以冷漠来反抗生活,却最终未能逃脱在命运面前的惨败,悲剧是注定的,但蔑视悲剧的态度却让他成了一名挑战荒缪的英雄。

在既定的社会准则下,人的命运是未知的,是不可控地被裹挟着的,要么异化,要么被审判,于是,想做个真诚地忠于内心的人还是做个随大流的人,是至今为止,很多人都面临的选择。从这个意义上说,每个人都是默尔索。

可以说,局外人并不是指默尔索一个人,而是许多具有相同生活状态的人的代表,默尔索的意义也正在于此。做为一个人,他是特别的,但是普通却往往寓于特别之中,他的身上有着太多人的影子。为了进一步了解生活,了解从前的人或许也是我们身边的人,默尔索的个人的世界也便成为一类人共有的特质,通过对默尔索的探知,才能更加深入的认识“局外人”这种现象。

在《局外人》整个小说都是选用一种与主人公性格一致的枯燥、呆板、闪烁的语言风格来连接全文的,作者选用这些超乎寻常的刻意追求的语言来宣扬人生的荒诞和无意义。主人公在众人眼中是“荒诞”的,众人在莫尔索的眼中也是荒诞的。整个小说如同演一幕滑稽的小丑剧,所有的人包括观众都是荒诞的。加缪在这里为我们揭示了社会的丑态。

然而加缪并没有仅仅停留在揭露这个荒诞社会的层面,他揭露荒诞的终极目标是指向人们对本真的追求。加缪荒谬论中一个有名的论点:“人生没有希望但并不包含绝望。所以,要活得真实而不虚伪,就必须坚守下去,并不是不愿迂回,而是没有退路可走。”莫尔索式的冷漠,具有积极反抗的基调,不失为一种大智大勇的精神,在精神上战胜了荒诞,获得了自由。加缪的自由是否定上帝后的自由,其结果是由人自己承担行动的责任,从而以挑战的姿态接受这个荒诞的世界,以现世对抗来世。

萨特曾说过“存在主义即人道主义。”加缪笔下的《局外人》是他哲学思想的集中表现,他选用独特的视角为我们展示了人道主义精神的内涵。而加缪在《局外人》中所表现出来是一种比传统的人道主义者更深沉的人道主义关怀。他不仅描写荒诞,而且还提倡个人的自我拯救和自我创造,从而表现了对人的自由和本真的尊重和依赖,这就比其他同时期的现代派走得更远,更深入。

莫尔索的种种怪诞行为乍一看难以理解,但事实上,他才是活得最多、最充实、有着深沉本真追求的人。死亡前夜,他第一次敞开心扉,他觉得自己过去是幸福的,现在也是幸福的,他至死都是这个世界的“局外人”,他感受到了这个世界的荒谬,但至死幸福。加缪评价说,莫尔索“远非麻木不仁,他怀有一种执着而深沉的激情,对于绝对和真实的激情。”他早已洞悉这个世界的荒谬,“我不知道”、“毫无意义”两句话被他悬挂嘴边,“厌烦”则是他面对人事时的常态。莫尔索意识到世界没有意义,没有出路,认识到世界对于人的种种欲望漠不关心,认识到人同世界特别是人同社会这种不协调乃至对立的关系。只不过他没有像柏拉图那样认为世界万物是“理念”的影子,那样过于虚幻;也不认同禅宗的生命“如露如电”,从而寻求涅 寂静 ;更没有鲁滨逊的“经济人意识”,唯利是图。他热爱自然,渴慕自由,珍惜每分每秒,完全靠着自己现实的理性与实践精神支配着一切行动。

莫尔索十分关注生理欲望,就像他自己所说:“我有一种天性,就是肉体上的需要常常使我的感情混乱。”在处理母亲丧事时,他不停地抱怨自己的“渴”、“饿”、“热”,还大胆地在母亲的遗体前畅快抽烟,回家后便急于和女友玛丽发生肉体关系。在法庭上接受审判时,他也不忘记欣赏玛丽的身体和装扮。得知自己被判死刑后,他有些紧张,想要逃避,但这也是出于人类求生的本能。由此可见,莫尔索基本摆脱了世俗镣铐。人们绞尽脑汁设置的礼法在他看来毫无意义。唯一真实的便是明媚的阳光、美丽的大海以及自己作为自然人的种种需求。并且,他也懂得将自己的欲望控制在合理范围内,没有真正侵害谁的利益(射杀阿拉伯人也是由于防卫过当),完全符合“发乎情,止乎礼”这一规矩。阿尔贝·加缪认为,说谎,正是我们所有人每天所做的,目的是为了简化生活。莫尔索则与他的表面相反,他不愿简化生活。

他并非对母亲没有感情,只是不愿意强迫自己为了做戏而哭天抢地,昭告世人:我很伤心。并且,他认为死亡是无法逃离的必然环节,母亲的去世算不上什么坏事。书中的沙拉马诺老头每日都要咒骂自己的狗,可一旦狗走失,他又椎心泣血,感叹“我怎么活下去呢?”雷蒙怨恨情妇对自己不忠,想要狠狠报复,可还觉得心底对她颇为留恋。这两组隐喻巧妙地暗示了莫尔索和母亲的关系,尽管形式上他的表现不符合孝子标准,可还是在灵魂深处敬爱母亲的。

当玛丽问他爱不爱她的时候,他明明知道女友想要的答案,也完全可以甜言蜜语地博取佳人一笑,可他依然毫不隐讳地否定;雷蒙热切地询问他能否和自己结交,他也没有所谓礼貌上的回应,只是淡淡地说“做不做都可以”;老板对他寄予厚望,要他担当要职,他仍不肯委屈心灵,阿谀迎奉,而是立马拒绝。在法庭上,律师要求他找各种理由为自己开脱,让他承认为母亲的去世感到悲痛不已,莫尔索却认为没必要撒谎遮掩什么,直言不讳;检察官说他“没有灵魂,没有丝毫人性,没有任何一条在人类灵魂中占神圣地位的道德”,他也没有声嘶力竭地为自己辩护,反驳这些不公正的指责;最后神甫为他做临终的忏悔仪式,他却说“我不相信上帝”,并且坚持没有对某件事真正悔恨过。

对莫尔索来说,所谓道德,就是忠实地遵循自己的感情而行动,就是要为了自己,也为了别人而忠实地表现这种感情,拒绝作假,拒绝扮演角色。在他心中,最重要的是现世的、眼前的、具体的东西,而不是任何先验价值,不是任何没有现实意义的抽象概念。反之,遵守社会道德,在莫尔索看来,就是要服从先验法则,就是要否定同社会道德相矛盾的一切情感,就是要受世俗的左右、摆布。

然而莫尔索追求的欢乐,从某种意义上来说,是以失败告终的。他的自由和反抗逾越了人们划定的框架,因而成了茫茫大众的局外人,成了世俗眼中恶贯满盈的罪人,尽管他平时安分守己,与世无争,没有什么危害极大的行径。可是社会通过法庭所追究的,并不是他的杀人罪,而是他的生活方式、行为方式对这个社会现存秩序的威胁。法庭的审判表明了社会对莫尔索这样一个不遵守既定规范、没有一般人的感情和罪恶意识、而又拒绝同社会、宗教妥协的“怪物”,从肉体到灵魂都要彻底毁灭的决心。正如《李尔王》中那个天真纯洁、不愿屈从于浮华形式而最终惨淡收场的考狄利娅一样,世界要以莫尔索生命的消殒来再次强调:顺我者昌,逆我者亡。

荒谬的世界是强大的,在追求自然、本真的个体生命面前,它似乎无往而不胜。然而从另一个方面来讲,莫尔索是极其成功的。在这个人格独立性逐步泯灭的社会里,他能够没有悔恨,始终忠实于自己的感情,这种“举世非之而不加沮”、“虽千万人吾往矣”的豪迈气概,是对世界荒谬性的有力反击,至少让更多的人认识了世界的荒谬,也认识了自己的荒谬。美国当代学者大·盖洛韦认为《局外人》是通过荒诞的主人公来表达执着于意图和现实之间的重大不平衡的荒谬主题。它实际上是一则寓言:每个人都走在世界的边缘,每个人都必然毁灭于自己以及他人共同创建的荒谬世界。

以“荒谬”反击荒谬,这正是《局外人》主人公莫尔索的思想,当然也是作者阿尔贝·加缪的思想和创作意图。 小说采用第一人称叙述,但是主人公又从不分析他内心的思想感情,所以是内心描写和外部描写巧妙的结合,表明加缪掌握了美国作家福克纳、海明威等人的部分写作技巧。关于审讯和判决的段落则显然受到了卡夫卡作品的影响。主人公在自己不自觉的情况下犯罪,会使人联想到西默农的侦探小说。总之《局外人》的奇特而又新颖的笔调包含了不能以世俗之见和从字面上来理解的意义:塑造了一个显然与众不同的反面人物,却是一个不指望有别的社会,不想和别人有任何联系、只想保持自己个性不受干扰的人物。

加缪的小说风格介于传统小说和新小说之间。一方面,存在主义文学是反传统的,作者从不介入小说,从不干预主人公的命运,从来不发表自己的议论;另一方面欠缺而不足以满足人们的需要。萨特把这个概念运用到哲学,小说的语言又极其简单明晰,可以说具有古典主义的散文风格,具有极强的表现力和感染力。《局外人》这部前所未有的小说的成功表明了加缪深厚的艺术造诣。当然,与新小说和荒诞派戏剧相比,包括《局外人》在内的存在主义文学,都由于其流畅可读而应归入传统文学的范围。

加缪在 《局外人》中引入了一种陌生化的表现手法。所谓的陌生化指代的是作者在表达小说内容的过程中,颠覆了一些社会民众习以为常的情理,表面上进行一些毫不相关的事件描述,而实质上则对各类因素之间的冲突与对立面进行揭示。在 《局外人》中,引入这种陌生化的表现手法是为了加强故事内容的荒诞性,即使小说读者与小说文本之间构建一种距离,使读者不能全方面地对小说人物信息进行了解,也不能通过一些模糊性的文字表达来了解作者的表达本意,而这种带有距离性的阅读过程使荒诞情节具有了一定的审美趣味。

为了能够体现小说的荒诞之美,加缪使用了象征的表现手法。以小说中频繁出现的 “阳光”这一意象为例,尽管阳光本身是作为一种反传统的象征意义而出现的,在小说中似乎只是一种元素符号,但是文中每次出现阳光的时候,主人公的精神状态往往是非常慵懒颓废。当阳光出现的时候,读者就会开始预感到莫尔索萎靡不振的精神状态,似乎阳光象征着主人公的阴暗,而这种颠覆传统认识的象征本身就是一种荒诞。

尽管加缪为小说 《局外人》所选取的是一个看似十分平常的生活琐碎杂事,小说中也存在着很多琐碎细节的描述,但是整体内容上却前后呼应,悬念四伏。可以说,正是加缪为小说所设置的一系列悬念,才使得小说故事整体上相互衔接,而一些荒诞性的事件才得以展开表述。如小说的前半部分,我们可以看到作者对于莫尔索母亲的葬礼进行了很多细节描写,如抽烟、喝咖啡等,而这些内容在前期看来可能是多余而无效的。但是当莫尔索后来出现在庭审上的时候,法官与检察官却恰恰是抓住了这些琐碎的细节来对莫尔索的价值观与精神状态进行判定。纵观全文,我们可以发现加缪对于文字内容的安排是十分精确的,一些表面上看似无用的琐事描写,实则都是所设伏的一种悬念,是为了后续的荒诞性情节表述而做准备。

小说中有一个很有意思的描写,即有人把默尔索描绘成一个生性缄默孤僻的人,预审官问默尔索对此有何看法,默尔索的回答是:“因为我没什么可说的,于是我就不说话。”他怎样想就怎样做了,可就连这,都成为他日后被审判的内容。

寻找心中的另一个自己散文800字

素心入笺,琴心似莲。窥镜自视,安然的世界里,你可能会遇见另一个自己。刚刚好的距离,刚刚好的时间,刚刚好的让你遇见。

  遇见另一个自己,和自己一样倔强,和自己一样坚强,和自己一样努力;

  遇见另一个自己,和朋友一起玩耍,和男(女)友一起恩爱,和父母一起和睦;

  遇见另一个自己,和高三一同奋斗,和大学一同独立,和自己在自己的世界里畅游。

  遇见另一个自己,看着另一个"自己"度过自己的生活。自己仿若是个局外人,又仿佛是个先知,熟知每一步的节奏,懂得每一步的顿点,激励着自己、督促着自己,努力向前、向前!

  指尖微凉,眷念暖醉。遇见另一个自己,浮生浸染,安然相醉。

加缪的局外人到底想表达的什么

上海译文在今年初推出了全集,共四卷。我个人保留了三卷,除了散文贰。这是全新翻译的系列。有的是在之前的基础上翻译的。之前河北教育出版社曾经出版过一整套。另外译林出版社也推出了一套经典,是局外人和鼠疫的合集。西西弗神话一般都作为单独的系列而独立。这当然和他的反抗者是一脉相承的。说了这些似乎是和题目无关,也许。加缪的思想,也可以说是一个逐渐推进的过程,这在他自己推出的第一本著作反与正中可以得到很好的参考,他自己非常在乎这一本薄薄的册子,即使在法国,在长期的时间内也没有再版。为什么呢 ,因为这里面所思考的东西和局外人想要表达的有相承接的关系。加缪自己喜欢听审,在创作局外人时,自己曾经多次见到眼睛中的某种现实,即司法机关完全可以排除当事人之外而经行一系列看似周密实则荒诞的一系列的司法程序和遵循条条法规,按照传统的模式依旧延续着宗法制度和延续下来的传承的文明,真正的应当参与者却被排除在外,成了一个局外的人,很明显,这本小说体现了现代社会的荒诞性,可以说有喜有悲,悲的是小说中种种不知觉的荒诞行为,让我成为一个被迫的承担者,喜的是我在这种窒息的环境中重新净化而获得了更深刻的对人生的感悟和自我觉醒。严肃的角度来说,文字短小而直白,但却有不可抗拒的魅力,主人公没有任何立场的偏见平静地直白地表露自己的想法,在宗教和法律的狭小空间和介乎两者之间的缝隙中,对人在世界的存在有着深刻的警醒和反思,一切外在的东西依然延续着流传下来的传统固定地运作,疲惫地将人拖入无所回旋无可辩驳无法自由地摆脱的可怕境地,什么是罪恶,什么是荒诞,什么是人面对当前种种社会现实的无力,乏味,自灭,都在这部小说中可以引起我们的共鸣和震撼。当然,在多次的阅读之后,完全可以有自己的意识和体验,这在于读者。

散文范文

  四色雏菊

  有些时候我很清楚自己不要什么,可是却看不透自己要的到底是什么。于是我总是背着心爱的蓝色背包义无反顾的朝“梦的彼岸”那条狭小的独木桥奔去。当我奋力地向前追时,一阵轻柔却又绝情的声音在空旷的水面上扩散开来——

  你行走得太急,注定只能只身一人。你行走得太急,注定只能只身一人。

  那空灵之声骤停的瞬间,我踏着的木桥迅速收了回去。从桥上摔下的我,漂浮在冰冷的河面上一脸的不知所措。我用双手不断拍动浪花,朝原来的路往回游。好吧,这场无知的游戏结束了,我怀里最后的一枝雏菊都被丢失了。

  让我数一数拥有过的雏菊,一枝两枝三枝四枝。当我找到自我的时候便开始了一个人沉默的行走。从寒冷的冰天雪地里走到了飘满栀子花瓣的空旷广场。再从弥漫着腥味的海边走到红透天地的木棉树下。沿途的野菊花开得正艳,我摘下一枝又一枝,看着它们洋溢着纯净的笑,就像一张张未施粉黛的脸。于是,我以为这样纯净的脸只需要我付出简单的爱就可以。但是我却忘记了就连简单的爱也是伴随着伤害一起释放的,而那些单纯的脸庞根本就没有过多的力量去承受这样的乍爱乍痛。于是爱过了痛过了所有的故事也就都随着流年消散了,因为它们已经成为了别人的故事。

  雨还在继续,那扇门敞开着。你跟我去看看那四枝雏菊的标本吧。四色雏菊,四张标签,或许此刻它们将会因为你们而显得格外的生动而又鲜艳。

  第一枝红色雏菊——Life·balance

  上帝赋予我们青春的同时,也赋予了我们,青春痘。

  对于大多数青少年来说,青春的气息是愉悦的,可那接踵而至的惹人厌的红豆们,却是让人咬牙切齿。

  生活本来就是一个巨大的天平,它是公平的,有欢乐,就必然伴随着痛苦。

  把握青春,追逐梦想的过程不就是穿插于快乐与痛苦,虚幻与现实之间的行为吗?

  寻找快乐的同时,我们还要学会享受上帝赋予的伤痛与遗憾。

  记得飞羽曾说过,青春是一颗颗饱满的红豆,此物最相思,而相思,催人苦。

  好一句相思催人苦。可不是么,横跨在心灵之间那不可逾越的距离,不就是青春里最刺眼的逆光吗?

  佛说:上辈子的五百次回眸才换来今生的一次擦肩而过。如果真是这样,我们不是更应学会珍惜吗?从相识到相知一路携手走来,谁又能料到下个转角过后,我们是否就会这样,消了颜色,散了芬芳。

  飞羽,相思不苦。相反,有一个可以牵挂的人是一种不可多得的幸福。

  牵挂你们的我,是否霸占了过多的幸福?

  第二枝黄色雏菊——July·shining

  我一直坚信,七月是属于明媚的。

  因为它背后躲藏着的,是散发着光芒的青春。七月之所以显得灰沉,只因为此刻的它将自己包裹得太过严实了。

  七月问过我,明媚的定义是什么?

  我说,明媚就是心里的爱,每一份爱都是青春里的一缕阳光,只有用心去感受,去收集,才能真正发觉明媚所在。

  七月,并没有失去明媚的光。暂时的低沉,为的只是聚集更多更亮的光芒。或许,只有当我们一起走过七月,才真正看得到那一直默默守护着自己,最真的光芒。那道光,美得让人心醉。

  七月的那份明媚,是上帝赠与我们的礼物——最真的情、最美的梦。

  第三枝蓝色雏菊——Star·bright

  曾经听过这样一首歌:“你是星空中最亮的那一颗……”所以,我一直以为,在我们的身边,总有那样几颗最亮的星星,值得我们放弃整个夜空的深邃去守护它的星影,使我们心甘情愿如同群星般衬托着它的光辉……

  其实只要闭上眼睛用心去感受,就会发现:根本就没有什么所谓的最亮的星星。

  南南,我送你的“星星”背后的意义,你发现了吗?

  是啊!星空中没有最亮的星星,因为每一颗星星都可以是最亮的。正是因为有了每一颗星,才共同构成了闪烁的天空。正如你们当中的每个人,都是璀璨的星星,散发着耀眼的光芒。

  只要心中有着梦想,有着希望,你就是最明亮的星星!

  希望在以后的日子里,你别再有“我比别人不行”的白痴想法了,你并非是不起眼的小星星,衬托着别人的光辉;在我眼中,我们都是天空中最明亮的星星,缺一不可!只有在彼此的相互映衬和照耀下才能放出永恒的光,最耀眼的光芒!

  不管你,在意与否。你的光,我一直都肯定着!

  第四枝白色雏菊——Seat·contentment

  别祈求太多。是的,我只需要一点光,一分钟,让我在有限的生命里读懂人生,感悟生命。

  漫漫人生,我们有着形形色色的追求、理想。或轰轰烈烈、或平平淡淡。

  我想:每个人都应找一个位置——朝着希冀与梦想,找一个适合自己的位置,去过一个充实而有意义的人生。

  那个位置,不用太高,不要祈求太多。太多了,生命就会显得过于沉重,那么遗憾也就随之变得多了起来;太多了,人生就会显得臃肿,就会觉得所拥有的一切都是负累,终生得不到轻松,不能祈求太多,不能追求完美。不能完美,是遗憾也是动力。遗憾和动力交织着,给予我们更积极、乐观、轻松地生活态度。

  生活不可能白昼永存,有阳光,就有与之对立的黑暗。生活本身就是一张善变的脸,所以才有那么多的不如意。我们不能苛求太多,因为抱的希望越大,失望也越大!

  坐在思想和灵魂的高地上,我们要学会认真的梳理自己缤纷的往事,把追求与付出做一次排序,把理想与收获做一次组合。你会发现,在你不经意时,得到的往往是称心的;在你刻意追求时,结果却令人沮丧。当然,我们还要经历无数次耕耘与收获。我坚信,只要顺着正确的方向,抱着不祈求太多的信念,就一定能在生活中找到适合自己的位置。

  纵使不能成为一颗高大挺拔的青松,做棵小草,给道路带来一点绿的气息,也无妨。

  没有蓝天的深邃,可以有白云的飘逸;没有大海的壮阔,可以有小溪的优雅。

  找个合适的位置吧,只是,把握好自己身边的,别祈求太多!

  TheEnd——For·ever

  有生之年/狭路相逢/终不能幸免/手心忽然长出纠缠的曲线/懂事之前/情动之后/长不过一天/留不住/算不出/流年/那一年/让一生/改变

  ——《流年》

  王菲那仿佛耳语的声音从远处传来,飘过的,不是耳朵,而是那心底最柔弱的角落。

  这看似简单的一段结尾,我将它送给飞羽、七月、南南、婷儿、娜等被我铭刻于心的人儿。

  学会分享,若是泪水,我这里永远是你们最宁静的港湾,若是欢笑,这里是心灵深处最美好的香格里拉。

  有欣喜,有伤痛,有泪水与欢笑,这就是我们的似水流年。

  似水流年,流年似水,而永不流逝的,是那些美好有意义的幸福的记忆!

  黑色、落寞的流年

  “如果心情可以割舍,那么为什么永远会管不住难过?”朋友幽幽的吐出这句话,我愣住了,我不知道应该如何回答她的问题。

  朋友是一个多愁善感的人,总是会说些伤感的让人不知所措的话语,她清澈明媚的眼睛底下却始终流露着许些忧伤,声音没有任何的感情可是却弥漫着伤感。望着她,我内心依然绝望,空洞的像黑色的潮水侵袭整个心脏,难过的无法让人呼吸。

  一个眼睛清亮可笑容落寞的孩子,我不敢看她,迅速的逃离了现场,我的内心失去了方向。我们彼此都是孤独寂寞的孩子,所以我们成为了朋友,落魄的只能蜷缩在角落里,互相倾诉着心声,不愿让行人将我们拾起,或许,有一天,我们会抬起头微笑的对路过的行人说,“请带我回家!”

  我们的世界白天追逐黑夜,颠覆了一切,只为摆正彼此的倒影。偶尔我们会在很遥远的地方孤单的站立着,一个人,无依无靠的样子,可是我们明白,不管天涯与海角,我们还有彼此。

  流星洒满天际,破裂而又华美。如同暮春樱花惨烈的凋零和飘逝。每当天快亮的时候,我们会抬起头,彼此伸出手指在光线中变换阴影,当光线汹涌如潮水般的倾泻而下时,我发现我们的背影总是像烟云一样,渐渐弥散。

  最后一刻,我们站在高处,观望漆黑的夜空和天幕上偶尔出现的冷清的烟花,夜风冷冷的吹过来,我看见一年的时光在掌心翻涌、升腾,最后归于平静,留下无法抹去的痕迹和似水般温和的年华。而天使从头顶渐次走过,没有声音。

  阴郁、落寞、伤感,是我们彼此的全部。生命像死水般的流淌,没有尽头的漂泊让我们彼此难过,也许一个人最好的样子就是平静一点,哪怕一个人生活,穿越一个又一个的城市,走过一条又一条的街道,仰望一片又一片的天空,见证一场又一场的别离。生离死别是别人的热闹,我有我自己的孤寂,也许以前我真的会这样想,可是,我现在不再是一个人,我有我的朋友,我们彼此将那份寂寞扩大了两倍,数倍。原来柳絮漫飞的三月不过是为了印证一场别开生面的热闹,而我们只是热闹之外的局外人。阳光如同碎银,明亮到近乎奢侈。风从树林最深处穿越出来然后从树顶疾驰而去,声音空阔而辽远。

  我和朋友永远也无法知道自己的彼岸在哪里,可是彼此却又那么清楚对方的答案,因为我们已经习惯有彼此游离在世界的边缘。我们总是喜欢陌生的地方,陌生的城市陌生的街道陌生的人,陌生的角落里散发的彼此的温度。而我们却麻木的看着陌生人,想象着她们的生活。日出而作,日落而息。或者同我们一样,颠覆过来。我们的身心永远孤零零的,可彼此却形影不离,我们害怕失去对方,那么将意味着我们的生活将从此结束。

  朋友和我,只是繁华渲染的世界中两个被遗弃在黑暗角落的孩子,而从此习惯了,也喜欢了。

  森林里吹来黑色的风,树叶在角落里肆无忌惮的盘旋,桀骜不驯的样子。我们将身体蜷缩的更紧,靠的更近了。

  也许,冬天很快就会过去了……

  心泉丁冬

  人人心中都有一汪清泉,洗濯你的灵魂,滋润着你的生命。只是因为日常的琐碎生活的纷杂,才掩蔽了她的环佩妙音,朦胧了她的清碧透明。

  夜阑人静,天籁无声。每逢这个时刻,你才能卸下沉重的面具,拆去心园的栅栏,真实地审视自己,在生命的深处,你终于倾听到一丝悠然的脆鸣。这是一首真善美的诗。像甘霖,像春风,柔慢而隽永。

  月隐星现,露重风轻。每逢这个时候,你才能正视裸露的良知,走出世俗的樊箱,在灵魂的高处,你终于感念到一波必然的律动。这是一支真善美的歌啊!像皓月,像秋阳,淡泊而宁静。

  逆风逆旅的你,每当回望身后的坎坷与泥泞,一道一道,一程又一程,你的心泉便豁然翻涌……终于了悟:生活不相信眼泪,失败也并不意味着扼杀成功!世上没什么永恒的侥幸让你永远的沾沾自喜,世上又有什么永恒的不幸让你永久地痛不欲生?

  生命的辉煌,拒绝的不是平凡,而是平庸!所以春风得意时多些缅想,只要别背叛美丽的初衷;窘迫失意时多些憧憬,只要别虚构不醒的苦梦!

  用心泉熄灭如火的嫉妒,用心泉冲尽如尘的虚荣,生命才会获得无限的轻松。絮絮低语的心泉明白地告诉你:人心并不是你想像得那样险恶丛生,生活也不像你渲染得那般黯淡沉重!

  远离卑劣的倾轧,躲开世俗的纷争,走近丁冬的心泉,倾听心泉丁冬……

  重温一抺美丽的心情;抚慰一颗疲惫的心灵;回首一段巷凉的人生。

  倾听心泉,让思想走向深刻纯净;倾听心泉,让生命愈加丰盈生动。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本站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